據央視新聞客戶端消息,1988年9月7日凌晨4點30分,我國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四號”運載火箭成功發射一顆試驗性氣象衛星,命名為“風云一號”A星,這是我國自行研制和發射的第一顆極地軌道氣象衛星。然而,就在“風云一號”發射前五小時,出現了驚心動魄的一幕。每當想起那個時刻,中國工程院院士、“風云一號”衛星總設計師孟執中,都會重回那個萬分緊張的氛圍中。



孟執中:開始是好好的,準備各方面工作的。指令的按鈕一按下去,啟動衛星的這個工作,一下子全都沒了,一個信號都沒有了。臨射前5小時,這個緊張程度是不得了。


想到發射任務的艱巨性和無比重大的意義,孟執中很快平復了緊張心情,迅速投入到設備的檢修工作中。


△中國極軌氣象衛星開拓者之一,孟執中


孟執中:在塔架上展開以后,把整流罩的帽子摘掉,在平臺上進行測試。平臺四五十公尺,一展開以后四邊本來是圍起來的都敞開了。在四五十米高,二十多平方的(平臺)上面,擺了示波器、電壓表等東西,找故障原因。人不多的,不能多站人,弄好已經是第二天清早了。


△1988年,“風云一號”衛星發射前,工作人員對地面應用系統進行最后復核。


隨著故障的排除,火箭攜衛星成功發射。這是我國衛星和地面系統建設從無到有的重要節點,從此,我國告別了完全依賴外國氣象衛星數據的歷史,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衛星體系。然而,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風云一號”A星僅僅服役了39天,并沒有達到預計壽命。


△1988年,時任世界氣象組織主席、中國氣象局局長鄒競蒙向與會議代表展示我國第一顆極軌氣象衛星觀測的首張云圖。


中國工程院院士、衛星氣象專家 許健民:第一個問題就是,剛剛開機,紅外剛開機,馬上就堵住了,為什么呢?因為我們的實驗室里頭不夠潔凈,不夠干凈。我們大氣里有水汽的,還有各種各樣的雜質,衛星上去以后紅外云圖要在-180攝氏度這個情況下工作,那么低的溫度,只要有不丁點水汽,這個水汽就要在傳感器上結冰,結了冰以后就把傳感器擋住了。所以一開機的時候有云圖,過了兩天沒云圖了。這說明什么呢?以前我們沒有認識到這個實驗室的環境潔凈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1960年,孟執中在蘇聯科學院學習期間在莫斯科留影


航天人也會有失利,但永遠不會屈服。孟執中和科研人員立下誓言:一定要把自己研制的氣象衛星送入太空軌道,傳回清晰的云圖。1999年,“風云一號”C星發射上天,升空后的頭幾天,就觀測到了祁連山的降雪范圍,從此揭開我國長壽命、高可靠連續穩定運行的氣象衛星業務化的序幕。


中科院院士、探月工程總設計師 孫家棟:氣象衛星非常有計劃的,有步驟的,從研制,從衛星上天實驗,一直到最后實際的應用,這個步驟,氣象衛星走得是最快的。


從1969年周恩來總理提出“要搞我們自己的氣象衛星”起,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我國氣象衛星事業走過了一條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跨越式發展之路。


△1988年9月8日,《人民日報》頭版報道我國首次成功發射一顆氣象衛星,并發回第一幅云圖照片。


如今,借助著蒼穹之上的風云氣象衛星,我們不僅可以看到悠悠白云、深邃海洋和斑斕大地,更能通過監測風云變幻為中國乃至全世界的經濟發展、防災減災發揮重要作用,成為保障民生的“天眼”。


編輯 辛婧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