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美英澳三國召開視頻會議,宣布建立軍事領域合作伙伴關系,并以三國國名字母縮寫合拼,命名為“AUKUS”。圖/鳳凰衛視新聞報道截圖


9月15日,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宣布建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軍事領域合作伙伴關系,并以三國國名字母縮寫合拼,命名為“AUKUS”,其核心是由美英幫助澳大利亞建立一支至少擁有8艘核潛艇的部隊。澳大利亞由此成為繼1958年英國之后,第二個獲得美國核潛艇技術的國家。


盡管三國聲明中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中國,但其在印太地區組建“小北約”、拉小圈子針對中國的意指仍一目了然。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指出,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行徑”, 這種小集團違背時代潮流,與地區國家的愿望背道而馳,不得人心,也沒有出路。中方將密切關注相關事態。


組建“印太小北約”

英國首相“一馬當先”最活躍


9月15日當天,在由美國總統拜登、英國首相約翰遜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發布的聯合聲明中,將AUKUS這個被外界認為的“印太小北約”,解讀為“這一努力將有助于維護印太地區和平與穩定”。


聲明稱,“70多年來三國與其他重要盟友、伙伴一道,共同努力保護我們的共同價值觀,促進安全與繁榮,今天,隨著AUKUS的成立,我們重申對這樣愿景的承諾”。


而協議的核心則是,由美英幫助澳大利亞建立一支至少擁有8艘核潛艇的部隊。此外,三國將分享諸如人工智能、網絡防御、量子計算、遠程打擊等軍事技術。


根據協議,接下來的18個月里美英澳將建立一個框架,令澳大利亞可安全控制核潛艇和其他轉讓的海軍技術。


新的核潛艇將利用南澳大利亞州原先準備和法國合作常規潛艇的設施建造,而英國兩家工廠有可能獲得建造合同,但目前尚不清楚轉讓核潛艇的型號和技術。


這是美國60多年來首次對外分享核潛艇技術,澳大利亞也由此成為繼1958年英國之后,第二個獲得美國核潛艇技術的國家。


在三人中,約翰遜明顯是最活躍的一位,甚至是“一馬當先”。約翰遜在當天的講話中,稱三國是“天然盟友”,因為“我們地理雖然分隔,但利益和價值觀相同,AUKUS將令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緊密,建立新的防務合作關系并推動就業與繁榮”。


而美國一位匿名高級官員則對媒體表示,這項協議“是根本性決定,將決定性地把美英澳幾代人緊密聯系在一起”。


尋求“抱團取暖”

替美國修補“不負責任大國”形象


對于AUKUS,三國聲明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中國,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甚至針對中國外交官“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的指責表示,英國“無意尋求與中國進行新冷戰”,稱中方這些指責是“錯誤”的。


但幾乎所有觀察家和媒體都異口同聲表示,AUKUS其意指一目了然,是尋求“抱團取暖”,協調一致地與中國進行軍事領域、甚至包括“一帶一路”倡議等更廣泛領域的對抗,遏制中國發展勢頭,同時尋求在尖端科技領域保持絕對優勢。


澳大利亞下院外交委員會保守黨籍主席圖根哈特的話言簡意賅:AUKUS的目標很清楚,就是中國。


一些分析指出,AUKUS基于早在75年前就已成形的、所謂“英語系國家聯合”的美、英、澳、新、加“五眼聯盟”。而其藍本則是2010年6月英美簽署的、被《時代周刊》稱為“冷戰時期最重要文件之一”的《美英戰略防務合作協議》。英國《衛報》評述稱,此舉“令人毛骨悚然地立即聯想到冷戰”。


正如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馬布比等所言,此舉足以向中國表明,美國正利用其所有影響力為中國在該地區設置障礙,并千方百計遏制中國。另一些觀察家,如英國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學者小林由佳等人則指出,如果協議得以貫徹,“可能勾勒出21世紀印太安全戰略的形態”。


更有分析指出,之所以選擇在此時此刻公布建立AUKUS的聯合聲明,還有替美國修補“不負責任大國”形象的考量:由于在阿富汗撤軍問題上的狼狽和尷尬,美國在“保護盟友安全”方面顯得缺乏擔當,令其國際聲譽嚴重受損。美國此時宣布AUKUS顯然意在及時“止損”,通過更多“伙伴安全承諾”,促使各國繼續相信美國會出頭、出錢、出力和出兵保護其安全。


許多分析指出,英國之所以在“挑戰中國”問題上近來顯得格外活躍,是基于約翰遜所謂“全球英國”戰略。也即,在 “脫歐”既成事實前提下,英國轉而謀求與美國等“英語系”國家更緊密合作,并在全球范圍擴大其影響力和市場,從而彌補喪失歐陸市場的損失。


正鑒于此,英國才會在去年底至今一系列涉華敏感議題上“一馬當先”,甚至在今年7月派遣其唯一可以出海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抵達中國近海,響應美國所謂“南海自由航行”倡議。而美國顯然對此意猶未盡,其國防部長奧斯汀就曾表示,“想知道英國在世界其他地區是否可以提供更多幫助”。


“不列顛式”副作用

英國又一次坑了法國“老冤家”


AUKUS的落地表明,美國在“抱團取暖”方面永遠不會對英國的“隊友之情”失望——當然,也會惹來一些有“豬隊友”之嫌的“不列顛式”經典版副作用。


 “不列顛式”經典版副作用,指的是英國的“攪屎棍”傳統,以及在各種協議、條約、合作框架中塞入各種私貨的本能——這一次是順手把法國給坑了。


2016年,法國海事集團擊敗日本競爭者,獲得價值900億美元的合同,在2030年前為澳大利亞建造12艘“短鰭梭魚”級AIP常規潛艇。澳大利亞命名為“攻擊”級,目的是取代現役“柯林斯”級常規潛艇。


這項協議,包括技術轉讓和由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工廠進行專利制造,是法國—澳大利亞迄今最重大的軍事合作項目,也被認為是法國總統馬克龍的重要政績之一。


然而,自6月以來就不斷傳出消息,稱澳大利亞政府在英美兩國、尤其英國游說下,正試圖撕毀法澳合同,轉投英美懷抱。評論家指出,美英此舉意在讓澳大利亞更早獲得續航能力更強、也更隱蔽的潛艇,從而能早日在諸如南海等方向為自己“打下手”。而英國之所以格外來勁,還有希望借此拆“老冤家”法國的臺、同時試圖讓本國企業從中“分一杯羹”的小心思。


9月15日,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面對法方的憤怒,煞有介事地表示,英國“并未試圖破壞澳大利亞和法國間的關系”,稱“這是澳大利亞自己的選擇,并非英國所強加的”。這正所謂“此地無銀三百兩,海西英倫不曾偷”。


對此,法國人確實顯得出離憤怒。法國外長勒德里安、國防部長帕利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了澳大利亞撕毀法澳潛艇購銷合同的行為。法國前駐美國大使艾勞則在推特上憤怒表示,“澳大利亞撕毀合同這種背后捅刀子的行為表明,當今世界就是一片叢林”,這“更加凸顯歐洲自主防衛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也因此,不少分析指出,AUKUS究竟能增添幾分對抗中國“合力”尚且不得而知,卻足以在美歐、英歐盟友關系間增添更多裂痕。


即便在對抗中國方面,AUKUS究竟能起多少作用,也令許多觀察家懷疑。


英國《每日郵報》評論指出,“五眼聯盟”中的新西蘭4個月前就拒絕聯署“五眼”旨在指責中國的聯合聲明。對于此次AUKUS誕生,新西蘭總理阿登也表示“我們事先根本不知情”,并稱新西蘭奉行無核政策,如果澳大利亞真的執意建造核潛艇,那么這些核潛艇將被拒絕進入新西蘭水域和港口。


不僅如此,“五眼”中另一“眼”加拿大也未加入。盡管加拿大國防部表示“事先得到了通知”,但評論稱這“幾乎肯定會降低其重要性,并且令五國間產生隔閡”。


分析家指出,美英澳此次“抱團”對付中國的嘗試“究竟能走多遠”令人懷疑。因為,美英既要不斷推出這類明顯針對中國的措施,又要持續向中國發出“我們希望和你們在其他問題上進行對話與合作”的信號是困難的,“中國是否會對這種雙軌制下的戰略層面合作感興趣”顯然大有疑問。


而且,AUKUS聯合聲明,在所謂“印太”層面也和者寥寥,迄今只有日本等少數國家和部分政客表示了歡迎,其余大多三緘其口。


正如馬布什等專家所言,即便有心“配合”的區域國家也不免懷疑美方的政策持續性,“畢竟特朗普的4年表明,任何多邊協議都可能因為美國的政府更迭而一夜間變成廢紙”。而現任總統拜登也不見得比其前任顯得更可靠——就在宣布AUKUS的當天,拜登在談及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時,似乎就忘記了對方名字,而只好稱之為“下面那個人”。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 |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 何睿

校對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