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沐微塵”是由《新京報》與“水滴籌”聯合發起的攝影項目。我們關注求助人群背后的故事,為困境家庭搭建社會募捐的橋梁。


9月1日,北京昌平出租房內,景園鶯與家人視頻聊天,一旁的母親為她撩起長發。

 

左腿上發現一個鼓包

 

景園鶯今年12歲,父親是平頂山的普通工人,母親曾風鈴退休后在超市返聘,姐姐今年大學畢業。


景園鶯參加舞蹈比賽。受訪者供圖


景園鶯從小就崇拜姐姐,姐姐5歲時學習拉丁舞,她也在6歲時開始練習拉丁舞。今年6月,景園鶯在小學畢業典禮上領舞,燃爆全場。母親曾風鈴當時拍攝了視頻,如今再看 “仿佛就是一場夢?!?/p>


曾風鈴翻看女兒景園鶯在小學畢業典禮上的舞蹈表演。


9月1日,北京昌平出租房內,景園鶯正在寫六年級的卷子。雖然休學一年,但她堅持看書學習,為明年的入學做準備。


景園鶯曾經獲得的獎狀。受訪者供圖

 

景園鶯7月底參加舞蹈訓練后發現腿有些疼,父母以為是跳舞時受傷,再正常不過了。但這次不同,幾天過去景園鶯腿疼不見好轉,細心的爸爸發現她左腿上有個棗核大的鼓包,馬上帶她到平煤神馬醫療集團總醫院就診。8月13日,確診為惡性骨肉瘤。醫生開具了轉院單,建議前往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治療。


景園鶯腿上安裝了固定支架,避免骨折。出門前,景園鶯自己系鞋帶,她希望能盡量分擔些母親的工作。



一步步走上求生之路

 

得知這一噩耗之后,不少親朋好友都來探望,雖然有大家的鼓勵,但曾風鈴還是整日以淚洗面。


“父親始終沒有落淚,母親帶妹妹啟程前往北京的那天,他回到家放聲大哭?!痹L鈴的大女兒悄悄告訴母親。


9月1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景園鶯進入診室。


9月1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門口,景園鶯填寫自己和母親的身份信息。


這次的出行充滿了悲傷,也讓母女倆看到了黑暗中的希望。

 

“這個病在我們老家太罕見了,我女兒又是熊貓血,我都不敢再往下想”,擦干眼淚,曾風鈴帶著女兒一步一步走上求生之路。


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她們見到了經驗豐富的醫生和很多熱心的病友。迷茫中的曾風鈴仿佛抓住了救命繩索。


在病友的幫助下,他們在昌平區住下,去醫院需要45公里,但常常有熱心病友幫忙接送。


9月17日,北京昌平出租房內,從醫院回來的景園鶯特別虛弱,保持一個姿勢很長時間未動。


9月17日,北京昌平出租房內,母親幫景園鶯更衣。半個月前的她還能幫母親分擔些家務。


8月25日,曾風鈴在籌款顧問的幫助下,在大病籌款平臺“水滴籌”上發布了籌款信息,不斷有好心人為她們捐款,有熟悉的親朋好友,也有素未謀面的網友。一個網友捐了1000元,曾風鈴一直記得那個頭像。突然某天,她發現病友群里有個一模一樣的頭像,原來,捐款的好心人就是病友。


9月17日,北京昌平出租房的冰箱里塞滿了藥品。


曾風鈴本來以為來北京幾周就能回去,沒想到治療需要近一年的時間,也沒想到全部治療費用需要80萬之巨,好在通過水滴籌陸續籌到了4萬多元,雖然距離目標還有差距,但是現在的每一點捐款對于這個陷入困難的家庭來說,都是雪中送炭。

 

“經歷這次災難,發現真的有好多好心人,太感動了?!痹L鈴說。


9月1日,北京昌平,母親曾風鈴背著大包小包,帶著景園鶯準備前往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住院。曾風鈴特意倒退著下坡,避免孩子意外摔倒。



化療過程中的一次發燒


“化療雖然不舒服,也會疼痛,但還能忍受。這次就不一樣了,白細胞數值降得太厲害了。剛剛的化驗結果只有0.28,遠低于正常數值?!被貋砺飞?,曾風鈴一直在喘著粗氣,“我太害怕了!”

9月4日,景園鶯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受訪者供圖


天色逐漸暗下來,曾風鈴在小房間里來回跑動,收拾衣物、快遞,為孩子準備煮湯圓、熬魚湯、炒雞蛋。景園鶯躺在床上,病痛讓她翻來覆去,迷糊中,她喃喃道:“媽媽,冷”。


曾風鈴迅速放下了手中的炒菜鍋跑到床邊,一手摸著孩子的頭,一手從抽屜縫中摸出了溫度計。


39.2℃,曾風鈴慌了神,她看著呻吟中的孩子,一邊抹眼淚,一邊撥通了病友母親的電話。久病成醫的病友母親告訴曾風鈴該吃什么藥,怎么樣物理降溫。


曾風鈴將女兒扶起喂藥,女兒的痛苦讓曾風鈴揪心。


半個小時后,景園鶯睜開眼睛,輕輕說:“媽媽,我想吃湯圓?!痹L鈴愣了一下,轉身就跑向灶臺,那一刻,她露出了短暫的微笑。


景園鶯發燒癥狀緩解,曾風鈴露出笑容。


9月17日深夜,北京昌平出租房內,曾風鈴向病友咨詢次日住院的相關事項。


再過幾天,景園鶯將要進行手術治療,但十幾萬元的手術費全家人還在四處籌集,無奈之下,曾風鈴在水滴籌發起了第二次籌款,期望借助社會愛心人士和媒體力量解決燃眉之急,使孩子獲得新生,重新登上舞臺。

如果您有意伸出援助之手

請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進行幫助,謝謝!


新京報記者 王子誠 攝影報道

編輯 張英   校對 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