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一家房企出現了階段性流動性緊張的問題。


10月4日晚間,花樣年發布公告稱,一宗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美元票據,未能在到期當日付款,剩余未償還本金額為2.06億美元。


業內人士稱,對花樣年來說,除了繼續加大促銷回款力度以求改善基本面之外,還應立即啟動與債權人協商,以取得延遲還款諒解或達成推遲還款協議,盡快出售和變現資產來緩解企業的資金壓力。


事實上,自2020年以來,包括泰禾集團、華夏幸福、藍光發展、中國恒大、新力控股、陽光100、花樣年等在內的房企不同程度地遭遇經營和債務危機。在業內人士看來,四季度陸續違約的房企可能會逐漸增多。


花樣年未償還10月4日到期的美元票據2.06億美元,出現階段性流動性緊張的問題。圖片來源/IC photo


花樣年未償還10月4日到期票據2.06億美元


10月4日晚,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花樣年”)發布內幕消息和短暫停牌公告。公告顯示,花樣年針對發行本金總額為5億美元于2021年到期的7.375%優先票據,此前提出現金要約購買尚未償還的2021年票據本金,以及在公開市場購回本金總額合計650萬美元的2021年票據。在要約收購完成及注銷購回票據后,2021年票據剩余未償還本金額約為2.06億美元。根據規管2021年票據的契約,2021年票據的所有未償還本金均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樣年未在該日付款。


花樣年表示,公司管理層將在此情況下評估對集團財務狀況及現金狀況的潛在影響。公司將繼續密切監察此事件的發展。


與此同時,10月4日晚間,花樣年集團創始人兼地產集團CEO曾寶寶發布微博,配圖電影《至暗時刻》海報。


實際上,對于債務形勢的惡化,花樣年管理層之前并非沒有預判。在今年中期業績發布會上,花樣年管理層表示,如今進入房地產下行通道,市場整體下行,花樣年也在處理一些資產,包括長期的投資項目,“公司處理一些商場、酒店,對未來經營只會減少負債,增加現金流,不會影響到經營性的規模增長,目前幾個商業項目進展比較順利?!?/p>


為緩解資金壓力,花樣年通過出售子公司彩生活的核心資產來展開自救。9月28日晚,碧桂園服務發布公告稱,其旗下碧桂園物業香港與彩生活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碧桂園物業香港將以不高于33億元的總代價收購彩生活旗下鄰里樂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鄰里樂”)100%股權。


美元票據逾期引發連鎖反應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9月20日,花樣年發布有關媒體報道的澄清公告稱,截至該公告日,公司發行的已到期離岸優先票據概無逾期還款,公司經營情況良好,運營資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動性問題。


然而,不到半個月后,花樣年出現美元票據逾期事件。對此,匯生國際融資總裁黃立沖分析稱,花樣年美元債出現逾期,這屬于財務性違約。糾正時間為一個月之內,也就是說,花樣年需要在11月4日左右償還這筆美元債。不過,就算到時還清這筆債務,后續企業的壓力也會很大,因為投資者后續投債的可能性大為降低,且利息會更高。但如果不能在一個月之內償還這筆債務,則意味著所有的美元債在海外都會立刻到期。


母公司出現階段性流動性緊張的問題,隨之而來的連鎖反應是,牽扯出旗下物管公司彩生活出售核心資產的相關交易。


10月4日,碧桂園發布公告,披露有關收購鄰里樂100%股權的交易更新公告。公告顯示,碧桂園服務獲彩生活告知,彩生活的控股股東花樣年有較大機會出現對外債務違約。同時,彩生活未能償還碧桂園物業香港于9月30日向彩生活借出本金為7億元的等值港幣,并于10月4日到期償還的貸款。根據此次股權轉讓協議的條款,若彩生活及花樣年有較大的機會出現債務違約時,碧桂園物業香港有權要求彩生活將無條件根據股權轉讓協議質押予碧桂園物業香港的鄰里樂100%股權轉讓給碧桂園物業香港(或其指定的公司),與股權轉讓協議相關的其他義務和程序將予以履行和完善。


公告還披露,為保障碧桂園服務就貸款及已支付的第一期代價的權益,在該公告日,碧桂園物業香港已執行鄰里樂100%股權的質押,并正在辦理將鄰里樂100%股權轉讓至碧桂園物業香港,以及變更目標公司的董事為其指定董事的登記手續。碧桂園物業香港與彩生活正在商討是否將貸款金額視作碧桂園物業香港支付的第二期代價。


“這是最近比較普遍的現象,即因為母公司出現債務危機,牽連到其附屬子公司有連帶風險。這是很正常的情況,因為母公司一般會拿子公司做相關抵押,母公司一旦出現問題,出現違約,根據協議,抵押的問題可能就轉到子公司上?!眱|翰智庫董事長陳嘯天告訴新京報記者,這與當下房地產行業的情況有關,比如按揭貸款、開發貸等政策受限制較多,而房企重心還在開發上,開發方面目前受到較大沖擊,所以連帶子公司發展遭遇瓶頸和困境。


花樣年:正制訂風險化解方案


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分析稱,花樣年票據兌付違約,說明花樣年現在已處于流動性危機中,而之前花樣年為了自救已經將旗下彩生活最核心的資產鄰里樂出售給碧桂園服務。從目前的相關報道來看,花樣年流動性壓力極大。這一方面可能與資金端監管的不斷收緊導致企業融資不暢、無法以借新還舊來實現資金騰挪有關,另一方面也與銷售端監管的不斷趨嚴,導致銷售回款未達預期而引發資金鏈承壓有關。


問題在于,對花樣年而言,下一步如何擺脫困境?對此,柏文喜表示,企業除了繼續加大促銷回款力度以求改善基本面之外,還應立即啟動與債權人的協商,以取得延遲還款諒解或達成推遲還款協議,同時盡快出售和變現資產來緩解企業的資金壓力,并爭取依約還款來維護企業的市場信用。


而在黃立沖看來,花樣年需要尋找“白武士”入股增強資本金,不過,在目前狀況下,應該會比較難。


針對此次美元票據逾期事件,花樣年方面表示,受疫情反復、行業政策及宏觀經濟等多重因素的影響,花樣年流動性出現階段性緊張,未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2021年票據的剩余本金約2.06億美元。目前,公司運營秩序正常,各項工作均在有序開展中。針對公司面臨的問題,董事會及管理層已就相關事件對公司財務及經營狀況的影響進行了評估,并在地方政府、金融機構、財務顧問等多方支持下,成立了應急小組,正在制訂風險化解方案,以期盡快化解階段性困境。


“面對市場及經營環境巨變,難免面臨陣痛,但公司將全力以赴向脫困及繼續發展的目標邁進?!被幽攴矫孢€表示,“公司將一如既往地盡最大努力‘保工程、保交付、保員工、?;锇椤?,絕不放棄或推卸責任,努力償付公司債務,保障業主、員工、合作伙伴以及投資人的合法權益?!?/p>


債務高企類房企進入“至暗時刻”?


花樣年的案例并非個例。自2020年以來,包括華夏幸福、泰禾集團、藍光發展、中國恒大、新力控股、陽光100、花樣年在內的房企不同程度地遭遇經營和債務危機。


最近就有新力控股對公司面臨的危機進行披露。9月30日,新力控股發布公告稱,集團近期面臨因宏觀經濟狀況而導致的不曾預期的流動資金問題,公司若干附屬公司未能在相關到期日或之前就兩項境內融資安排于2021年9月18日支付應付利息合計3874.2萬元。9月20日,集團某境外債權人要求新力償還其與包括該債權人在內的各方之間的融資協議項下未償還本金及應計利息,金額為7541.7萬美元,此乃由于逾期付款導致的技術理由所致。此外,在新力控股于9月20日短暫停牌前,公司董事長、實控人張園林持有的1.49億股公司股票,占已發行股份總數的4.17%,被債權人出售,以清償應付該等債權人的款項。


相比于其他同樣深陷債務泥潭的同行企業來說,華夏幸福的債務化解進程加快了不少。在自救與被救中,華夏幸福用7個月的時間交出債務解決方案。9月30日晚,華夏幸福發布了債務重組方案以及股票復牌的公告。根據債務重組方案,華夏幸福2192億元金融債務將通過以下方式妥善安排清償,包括賣出資產回籠資金約750億元;出售資產帶走金融債務約500億元;優先類金融債務展期或清償約352億元;現金兌付約570億元金融債務;以持有型物業等約220億元資產設立的信托受益權份額抵償;剩余約550億元金融債務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過后續經營發展逐步清償。


此外,9月24日晚間,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近期,藍光發展及下屬子公司新增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金額28.43億元。截至2021年9月24日,藍光發展累計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金額合計215.07億元(包括銀行貸款、信托貸款、債務融資工具等債務形式)。藍光發展方面表示,正全力協調各方積極籌措資金,商討多種方式解決相關問題;同時,將在債權人委員會和持有人會等溝通協調機制下,制訂短中長期綜合化解方案,積極解決當前問題。


“原來中國的房企都靠杠桿,且依賴習慣了,現在銀根稍微收緊,監管精細化,一些‘用七個鍋蓋蓋十個鍋’的房企就暴露出了問題。房企違約的門已經打開了。今后,開發商在資金方面要特別謹慎?!敝谐俏貢L、優鋪網董事長陳云峰如是說。


在黃立沖看來,“目前出現資金鏈危機的企業還比較零星,但如果調控不放松,預計陸續違約的房企會逐漸增多?!?/p>


展望接下來市場行情,陳嘯天也表示,如果四季度在政策方面沒有適當放松,預計出現問題的企業較多?;诖?,陳嘯天指出,有可能在四季度,政策方面會有所松動,但更多偏向剛需,比如按揭貸款方面,但其他方面的松動估計會比較有限。


新京報記者 張曉蘭

編輯 武新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