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法國方面宣稱的“斷電”等強硬威脅,英國認為是其在借漁業爭端報復英國,實際上還是憤怒于英國與美澳達成核潛艇協議。圖/央視新聞截圖


美英澳的核潛艇合作,搶了法國大訂單,也徹底激怒了法國。為此,法國甚至立即撤回了駐美澳大使,并揚言要采取更多反制措施,但當時卻沒有針對英國。


如今,美法之間因拜登與馬克龍的電話溝通,關系已經有所緩和,但愛麗舍宮對唐寧街10號的報復似乎才剛剛開始——近日,以漁業爭端為借口,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博恩警告英國,將切斷英屬澤西島的供電。


“斷電”威脅,還是英國脫歐“惹的禍”


雖然隔海相望的英法兩國素來“不來電”,矛盾糾結絕非一項兩項,但具體到此次“斷電”威脅,背景倒是相對單純——脫歐后遺癥。


2020年6月,英國和歐盟在長期扯皮后終于達成脫歐協議,其貿易協定中規定法國漁船必須獲得新核發的捕魚許可證,才能繼續在英屬海峽群島水域內捕魚,前提是GPS航跡足以證明,這些漁船原本就在這一海域捕魚。


英屬海峽群島位于英吉利海峽西端,距離法國諾曼底地區芒什省海岸線僅約10公里,距離英國本土海岸線的距離反倒是其數倍之遙。


公元1066年,法國諾曼底公爵遠征英國,成為英國國王,此后原英國王室以法國公爵身份繼續占有的法國領土幾乎全被法國收回。而以澤西、根西二島為主的海峽群島卻成了“燈下黑”,始終留在英國版圖內。


“二戰”期間,這里是唯一被納粹占領的英國領土,“二戰”結束后又回歸英國。


盡管海峽群島面積僅198平方公里、人口不足13萬,卻擁有令人羨慕的漁業資源,生產各種漁產品。而圍繞海峽群島海域捕魚問題,英法兩國歷史上就曾多次發生矛盾甚至沖突。


2000年,英法簽署《格蘭維爾灣協議》,授予諾曼底一帶法國漁船永久捕魚權,但這種永久捕魚權必須“登記注冊”且“傳承有序”。這一協議,一度讓海峽群島捕魚權這個老大難問題消停下來。


但好景不長,英國脫歐讓《格蘭維爾灣協議》自動失效,取而代之的是簽署英歐貿易協議的許可證條款。條款規定,核發新的捕魚許可證截止日期是2021年9月30日,逾期則不許繼續捕魚。


諾曼底等地法國漁民,原本就對英歐協定不滿,認為新的許可證附加了諸如“不得在島上港口??刻谩薄霸诤{群島水域作業有時間限制”等苛刻條款。2021年4月至5月,法國漁民甚至因此發起過圍堵海峽群島港口等激烈行動,并一度導致英法軍艦對峙。


當時法國漁民就曾威脅斷電,而英國政府和澤西島當局則指責法方應對“不可接受”“不對稱”。隨后英法商定談判解決,事件方才暫時平息。


9月27日,澤西島當局在法國漁民遞交的總共217份許可證申請中,僅核發了111份;29日海峽群島方面發布正式公告,在全部169份永久性許可證申請中僅核發64份,拒發75份。


法國迅速作出了強烈反應:9月29日當天,法國海洋部長吉拉丹發出“斷電”最后通牒,揚言15天內得不到“滿意答復”則“斷電”立即生效,并要求歐盟采取統一行動。吉拉丹表示,“在(和脫歐協議有關的)所有事項上英國都在拖延”,指責其系“狹隘民粹的表現”。


但直到10月7日,澤西島外交事務負責人戈斯特才姍姍來遲地面對英法記者發表講話,重復了5月的“不可接受”“不對稱”口徑。


“英式算計”,已讓法國與歐盟忍無可忍


面對威脅,英國人的口氣似乎挺強硬。


負責島上電力服務的盎格魯-諾曼電力公司聲稱“我們有辦法”:海峽群島上有拉科萊特島和皇后大道兩座火電站,“如果充足發電可以滿足島上需要”,使用法國電“完全是一種友好選擇”,“愛給不給,不給拉倒”。


澤西島方面一度也表現得底氣很足。此前,島上負責漁業和環境的官員稱,“法國人不會這么干”“這么干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但這種底氣隨著吉拉丹和博恩的聲明突然消失。因為,威脅“斷電”的已不再是諾曼底和布列塔尼的法國漁民,和他們背后的漁業組織,而是法國乃至歐盟政府。


2020年,法國提供了島上95%的電力,如果突然改為“自力更生”,且不說成本飆升的問題,島上并不產發電所需燃料,一旦法國追加海域封鎖之類制裁,“斷電”同樣是分分鐘的事。


英國和海峽群島聊以自慰的是,法國負責向島上供電的RTE公司在如此險惡時刻仍然發表了“商業性聲明”,強調自己和澤西島等海峽群島用電單位簽署過長期供電合同,“必須履行供電合約義務”。


但是,問題在于RTE公司只不過是EDF公司的子公司,而后者其實是一家法國國營公司,法國政府占有多達80%的股份。


簡單說,如果“斷電”威脅像此前那樣,僅限于當地沿海漁民、漁業組織和一些議員的咆哮,的確無需杞人憂天;但如果“升格”為法國政府的警告,那么海峽群島的“電閘”當真是說拉就拉了。


這些問題的背后,其實并不在于澤西島島民和諾曼底漁民們的情緒,而在于英法之間、英國和歐盟之間自別別扭扭的脫歐協議簽署以來,日益滋生的不滿與互不信任。


巴黎和布魯塞爾的觀察家普遍指出,澤西島當局以所謂“技術原因”對核發永久性捕魚許可證百般拖延且大幅“打折”,其背后顯然是英國政府的“小算計”。


然而,巴黎和布魯塞爾早已對這種“英式算計”忍無可忍,而且法國明年就要大選,選情微妙的馬克龍也絕不敢得罪這些素來剽悍好斗的西北沿海漁民大爺們。


威脅如無效,歐盟或將協調對英報復


法國和歐盟的技術官員評估認為,英歐協議將令法國自2026年起喪失原本在英國水域捕撈獲利占比的25%。而2020年統計顯示,法國漁民漁業捕撈物中,來自英國水域的占比竟高達30%。所以,海峽群島之爭,其實不過是英法漁業糾紛大格局下的前哨戰。


不僅如此,涉及英國水域漁業糾紛的并非只有一個法國,荷蘭、冰島、比利時甚至丹麥都牽扯其中,相關各方也都正在關注著這場前哨戰的走向。


馬克龍為安撫人心,9月14日宣布了追加撥款5000萬歐元用于補償漁民因“脫歐”所致損失的所謂“復興計劃”。根據協議,歐盟會支付給法國7.35億歐元“脫歐損失補償金”,其中大部分也會補貼給漁業部門。


但諾曼底、布列塔尼當地政治家、漁業協會代表和漁民對此并不買賬,他們指出“一旦丟失整個產業和生計,再多的補償金也無濟于事”。


因為澤西島不通鐵路,許多進口貨物都要依賴法國國營鐵路網運到法國沿海港口再轉駁。為此,連日來,法國政壇、輿論和民間所探討的“反制方案”,已從“斷電”蔓延到諸如“貿易禁運”“停止提供鐵路服務”,甚至“不許法國學生赴島上就讀”等更廣泛領域。


澤西島當局在9月24日宣布了“發放臨時許可證”的妥協折衷方案,但截至目前僅核發了31張,且究竟“臨時”到何時也語焉不詳。


而2022年1月31日是核發永久許可證“補件”的最后期限,如果屆時危機不能緩解,后果不堪設想。


10月7日,硬著頭皮頂在一線的澤西島外交事務負責人戈斯特表示,“我也不知道什么環節耽誤了核發許可證,是倫敦、巴黎還是布魯塞爾出了問題”。


但是,戈斯特并沒有太多時間去“知道”此事:10月11日,法國海洋部長吉拉丹將去盧森堡會晤歐洲漁業部長,敦促后者拿出一份全歐盟協調一致的報復措施清單。屆時,倘若“斷電”威脅無效,“10月下旬你們將看到歐洲和法國的進一步回應”。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 |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 何睿
校對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