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大多數中文讀者來說,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有些冷門。

 

“鑒于他對殖民主義的影響以及文化與大陸之間的鴻溝中難民的命運的毫不妥協和富有同情心的洞察?!比鸬洚數貢r間2021年10月7日, 坦桑尼亞作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爾納(Abdulrazak Gurnah)獲得2021年度諾貝爾文學獎。

 

中文譯本的阿卜杜勒拉扎克·古爾納作品難得一覓,相關的研究更是鳳毛麟角。公開數據庫能檢索到的少量研究文章中,就包括了2017年發表的期刊文章《國內外阿卜杜勒拉扎克·古爾納研究述評與展望》。

 

10月8日,新京報記者對話上述文章第一作者,時為安徽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英語語言文學專業2015級研究生的姜雪珊。姜雪珊表示,古爾納是一位比較特別的“講故事的小說家”,其作品故事敘述性較強,具有重要的社會現實意義。姜雪珊原本計劃撰寫一系列研究古爾納的文章,但因自己的身體問題未能如愿。而此番誤打誤撞,姜雪珊稱,是自己“離諾獎最近的時刻”。

 

“欽佩于古爾納深刻的人物描寫”


新京報:最初是怎么了解到古爾納的?

 

姜雪珊:我對古爾納最初的了解來自于我的研究生導師。2016年,我的研究生導師孫妮老師當時承擔了一個國家社科項目,是關于戰后英國移民文學研究的。孫妮老師圈定了一批移民文學作家,收集了相關資料,并將這個課題分成若干子課題,我們可以自由選擇我們感興趣的子課題進行研究。我當時看了導師給的資料,對古爾納比較感興趣,就選擇了他。

 

新京報:為什么會研究他?

 

姜雪珊:可能是導師提供的那幾個作家均為女性作家,唯獨古爾納是男士。畢竟當時剛開始做研究沒多久,算是誤打誤撞。

 

現在想想,運氣是太好了。我之前以為自己和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時候,是住在莫言曾經居住的土地上時,還有高中用莫言的文章做閱讀理解,沒想到讀研期間研究古爾納,才是離諾貝爾文學獎最近的時候。

 

之前寫論文的時候,我就屢屢欽佩于古爾納深刻的人物描寫,沉浸于對后殖民時期非洲人民的同情,對古爾納宏偉的敘事觀贊嘆不已。此次他獲得諾獎,我很高興他的作品能夠擁有全世界更多的讀者。我當時也很想翻譯Desertion這部作品,但是因身體原因,只能擱置。

 

新京報:研究了多久?

 

姜雪珊:從研一下學期,我便開始研究古爾納的作品。研究生期間一共撰寫了四篇關于他的文章,其中只有一篇已發表的。在寫碩士畢業論文期間,因為我身患腎病,寫論文期間病情惡化,最后做了腎移植手術。很遺憾因為自己的健康狀況,最終未完成有關古爾納研究的畢業論文,否則一定會將關于古爾納的研究堅持做下去。

 

新京報:當時有發現古爾納是相對“冷門”的作家嗎?

 

姜雪珊:發現了,在2016年我關注到古爾納的時候,他有8部長篇小說、一本專著,若干短篇小說及評論性文章,但是僅有兩篇短篇小說譯成中文。當時,國內尚未出現專門研究古爾納其人其作的專著, 也沒有研究古爾納的碩士和博士論文。直到現在,國內僅有的關于古爾納的期刊文章,是2012年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教授張峰在《外國文學動態》上發表的《游走在中心和邊緣之間 阿卜杜勒拉扎克·古爾納的流散寫作概觀》。

 

整體來看,國內研究后殖民文學的人數相對較少,民眾對于非洲文化和文學還是知之甚少的。加上古爾納自身作為移民作家,光芒被“移民三雄”遮蓋了。所以我認為,孫妮老師、張峰老師介紹和研究古爾納,確實是獨具慧眼的。

 

新京報:研究期間有遇到什么阻礙嗎?

 

姜雪珊:古爾納的作品涵蓋面比較廣,國內僅有張峰老師在2012年做過作品介紹。其次,其作品中有很多斯瓦希里語(kiswahili)比較難理解,在閱讀作品的過程中,需要根據上下文去猜測其含義,或者網上查找相關資料。

 

特別的“講故事的小說家”

 

新京報:你所了解到的古爾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姜雪珊:在我眼中,古爾納是一位比較特別的“講故事的小說家”,其作品故事敘述性較強。他聚焦于身份認同、社會破碎、種族沖突、性別壓迫及歷史書寫等主題,其作品展現的是后殖民時代的“夾心人”(從非洲來到英國具有雙重身份的人),他關注“夾心人”的生存現狀以及歐洲殖民對于桑給巴爾社會的影響,具有重要的社會現實意義。

 

新京報:古爾納的個人經歷,對他的作品有什么影響?

 

姜雪珊:古爾納本人長期處于兩種文化和兩個地域不斷的碰撞中,對后殖民時期不同地區的生活有著深刻的感悟。作品空間上跨越三大洲,時間上跨越殖民前后,他的作品既描述了非洲殖民地人民的生存狀況,也講述了非洲移民到宗主國英國尋找歸屬感的歷程。

 

新京報:對古爾納作品中的人物和他自己,你是怎樣理解的?

 

姜雪珊:古爾納對人物刻畫非常深刻,在他的作品中涉及的人物,大多都會創造一種新身份來適應新的社會環境,但到頭來卻還是發現自己很難融入其中,他們仍舊沉迷在現實生活和過去經歷的糾葛之中,力求從中尋找一種平衡感。

 

我個人認為古爾納把移民的復雜心理和他們的痛苦掙扎描述得絲絲入扣。另外,在古爾納的作品和一些訪談錄,也可以看出古爾納也是一個謙虛耿直之人,會開自己作品的玩笑,認為自己的作品不值一提。他是個很有趣的作家。

 

新京報:你的論文中提到,“國外對于古爾納其人其作的研究形式和角度多樣, 但對于其作品研究廣度還有待提高, 尤其是對《羨慕的寧靜》、《離別的記憶》和《多蒂》三部作品的研究?!睘槭裁催@么說?

 

姜雪珊:由于語言上的優勢,國外學者對古爾納的研究領先了國內學界,取得了不少成果。國外對古爾納的研究始于20世紀90年代。在我開始關注他時, 根據Ebsco和Jstor外文數據庫、國家圖書館、知網及互聯網等, 檢索出相關著作共有5部、期刊文章50多篇、書評60余篇、博士學位論文1篇及訪談多篇。

 

但我觀察到,這些研究絕大多數以古爾納的某幾部比較知名的小說為中心,而我提到的這三部小說,因為是古爾納的早期作品,相對乏人問津。由此可見,國外學界目前也尚未形成對古爾納作品系譜相對完整的研究,或許我們可以在這方面填補研究空白。

 

“試圖嘗試重新定義非洲黑人女性”

 

新京報:你比較喜歡他的哪部作品?

 

姜雪珊:《遺棄》(Desertion)這部作品。寫碩士畢業論文期間,我身患腎病,病情惡化,最后做了腎移植手術。在我受病痛折磨的那段時間,這部作品給過我很多力量,尤其獨立女性Farida在書中的獻詞,讓我潸然淚下。

 

“To my father and my mother who taught me to care. To Amin,who is good and to Rashid who never left us. To Abbas with all my love.”(獻給一直教我在乎他人的父親母親,獻給好人阿敏和從未離開的拉什德。獻給最愛的阿巴斯)這一段獻詞所包含的濃濃情意,恰好是我在病痛期間的內心寫照。

 

新京報:哪部小說最能代表他的風格?

 

姜雪珊:我認為是《遺棄》,這部作品曾獲2006年英聯邦作家獎。

 

《遺棄》是古爾納的第七部長篇小說,小說講述了在殖民時期和后殖民時期東非發生的兩段禁忌愛情故事。其一是一位英國白人與一位肯尼亞婦女不可思議的愛情故事,另一段講述的是肯尼亞婦女的外孫女與桑給巴爾島年輕小伙被強烈反對的愛情故事。這兩對人的愛情以宏大的殖民歷史為背景,以黑人女性的智慧為線索,對帝國主義歷史進行肅清,展示黑人女性對其身份主體性的建構。

 

通過對《遺棄》的仔細分析,我們不難發現古爾納在試圖嘗試重新定義非洲黑人女性。他努力將非洲黑人女性的刻板印象剝離,尤其是作為殖民統治的受害者這一形象。他的作品以挖掘出殖民統治下非洲黑人女性的智慧為目的,意在提高女性自我意識,明確自我價值。

 

新京報:古爾納和他的作品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如何?

 

姜雪珊:古爾納是比較罕見的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坦桑尼亞作家,他的作品真實地書寫了移民和雙重種族人們的生活經歷,以及這種生活現狀同殖民地復雜的過去之間的內在聯系??梢哉f,他的作品向世界展現和推介了非洲及其文化,對于文學世界中非洲大陸的印象勾勒,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新京報:研究古爾納及其作品,有著怎樣的意義?

 

姜雪珊:關于非洲殖民歷史,已經有許多有才華的作家從多個視角探討過,現在更亟須新穎的、更加與眾不同的觀點來激勵非洲文學世界。古爾納給了我們看待非洲的全新視角,并且能讓我們更加關注后殖民問題,看到當今社會種族歧視、貧富差距等各種“差異”滋生的社會語境。在我看來,這次諾獎,也可以說標志著非洲文學的崛起,讓我們看到了非洲文學成為世界文學的巨大可能。

 

我最初在查找資料的過程中,發現查明建老師主譯的《非洲短篇小說選集》里收錄了古爾納的《囚籠》和《博西》兩篇短篇。近年,我在社科項目里,也有看到這方面的課題,應該還有一些相關的研究論文暫時沒有發出來??梢哉f,國內學界今年對非洲文學的關注呈上升趨勢。我想,隨著古爾納更多作品的問世和譯介,今后國內會有更多的學者對此展開多角度研究。

 

新京報記者 汪暢

編輯 袁國禮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