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李光潔大二就參演了電視劇《走向共和》,他曾談及自己少年時代最大的優點是“不自知”,而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最適合什么。


從9月開始,電視劇《再見那一天》《功勛》、電影《峰爆》《我和我的父輩》,李光潔參演的電視劇和電影陸續和觀眾見面。也正是在他40歲這一年,迎來了入行的第二十個年頭?!拔沂莻€連生日都不愿意過的人,特想忽略這件事兒”,但從年初開始就總有人在提醒他:你的工齡已經二十年了……



從今年年初開始,他不停地被身邊人提醒著自己入行已經整整二十年了,偶爾放空時回想這些年,“感覺自己更像是個旁觀者,目睹了中國電視劇二十年的發展歷程,也看見過身邊的人突然就火了,但還有一大批默默無聞一直拍戲的演員,包括我們的上一輩,很多六七十歲的演員還在拍戲?!?/p>


在資本的推動下,2012年左右熱錢進入影視圈,行業的規則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耙郧岸际莿撟髡?、從業人員引領觀眾,后來變成誰流量高、哪個IP讀者多,誰更有話語權,其他的從業人員都要跟著規則走?!泵鎸拮?,李光潔也曾水土不服過。


他曾設想過,如果是在自己20歲或30多歲的時候看到兒子的這些舉動,不會想那么多,但老天就是讓他在不惑之年遇到這樣一個小家伙,他會因此去思考和審視自己,“平時自己的言談、動作、習慣,孩子都會模仿,我就會反過來思考自己的問題?!?a href="http://www.agnelliandnelson.com/detail/163368469914114.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閱讀全文>>>




近幾年來,旅行團欺騙游客的情況時有發生。10月2日,四川綿陽33人參團前往九寨溝,其間兩次被預訂酒店爽約,住進了條件奇差的酒店,而且連九寨溝景區大門都沒見到。這不是“宰客”是啥?


從細節看,這一趟旅程可真是令人無力吐槽。梁女士等人兩次被更換酒店,一次比一次差,最后住進了農家小院,“床上有老鼠屎,衛生間無法使用,自來水是渾濁的”,可謂觸目驚心。


而九寨溝景區也因為人太多,游客們最后只繞道黃龍景區短暫玩了4個小時??梢韵胍?,他們期待滿滿的國慶假期算是徹底毀了。


本質上,這件事依然未脫“旅游陷阱”常見的認知范疇。從旅行社到酒店,都未對游客盡到履約責任。相反,旅客成了被反復揉捏的對象,被四處折騰,無所顧忌。


然而,也要看到,在假日旅游高峰期,商家違約、侵犯游客權益的問題并未根除,類似新聞依然不時出現。這也提醒相關部門,旅游市場治理是個長期工作,要始終保持高壓態勢,對違法違規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從而在旅游市場形成強大震懾,杜絕這類“消遣”游客的情況再次出現。閱讀全文>>>




10月8日,“南昌殺妻拋尸案”二審開庭,被告人家屬庭外向死者家屬下跪求原諒。此前,一審法院認定被告人王某龍犯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死刑。


8日下午,被害人母親張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她的訴求是維持一審判決,“我們相信法律公平公正,一定會嚴懲兇手,給我女兒一個交代?!?/p>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8日庭審結束后,王某龍家屬在庭外向被害人家屬下跪祈求原諒。



另據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微信公眾號消息,二審庭審中,合議庭組織控辯雙方進行了法庭調查和辯論,王某龍作了最后陳述。庭審結束時,合議庭宣布休庭,另行擇期宣判。雙方親屬旁聽了庭審。


新京報此前報道,2021年7月16日,“南昌殺妻拋尸案”在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判決書顯示,法院經審理查明,易某、王某龍為登記結婚的夫妻,2020年10月13日晚,易某、王某龍因瑣事在家中發生爭執,王某龍試圖安撫易某無果,雙方再次發生口角。


當晚,因擔心易某離家,王某龍用雙手撐住易某的肩膀阻止其離開,易某不從,王某龍又用左手扼住易某的頸部將其頂在門上,易某不斷反抗,王某龍遂用雙手用力扼住易某的頸部致易某窒息死亡。


法院一審判處王某龍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判決后,王某龍提出上訴。閱讀全文>>>




自9月底遭遇近幾十年來最糟糕的大選表現后,德國基民盟主席、默克爾“接班人”阿明·拉舍特似乎有意辭職。


今年1月,拉舍特當選基民盟主席,成為默克爾的“接班人”。然而,在9月26日的德國聯邦議院選舉中,拉舍特領導的聯盟黨(基民盟和姐妹檔社民盟)僅獲得24.1%的選票,敗給了獲得25.7%選票的社民黨。這是聯盟黨自二戰以來最糟糕的一次大選表現。



此前多位專家對新京報記者分析稱,拉舍特近幾個月丑聞纏身,一定程度上拖累了聯盟黨,導致聯盟黨支持率持續下跌,在大選中慘敗。


拉舍特雖未放棄,但多個跡象顯示,社民黨總理候選人肖爾茨出任下一任德國總理的可能性正在加大。大選結束后,肖爾茨和拉舍特都曾表示,希望和綠黨、自民黨組建執政聯盟。但“德國之聲”指出,這兩個“造王者”很顯然都更傾向于社民黨。閱讀全文>>>




時下,最火的劇集應屬在網飛平臺播出的韓劇《魷魚游戲》。從“皮相”到“內核”,《魷魚游戲》都在極力向觀眾展示,這是一部優秀的、能夠揭示“人性深度”的巨作,但也只能評價其“賣相好”。


播出至今,成績亮眼:播放量登頂網飛全球新劇榜;劇中飾演姜曉的演員鄭浩妍,個人社交賬號漲粉800萬;網飛韓國的社交媒體賬號,也把頭像換成了木頭人。


而對于該劇內容,網友也各有看法。好評多集中于劇情刺激,以及對人性的挖掘;相當一部分批評聲音則認為,人物塑造扁平,游戲過于簡單,男主躺贏,劇情老套,結尾過度煽情。



與《賭博默示錄》《欺詐游戲》這類珠玉在前的劇作相比,《魷魚游戲》顯然在游戲上弱化了很多,沒有紛繁的游戲規則和復雜推理過程,人性的展現也因此極為“牽強附會”。而“無限流”的真正核心,就在于人在極限施壓下的善惡抉擇,這也是“無限流”的迷人之處。


雖然“無限流”是韓國影視劇集創作的初次嘗試,但《魷魚游戲》的主創團隊仍遵從了固定的工業劇本結構,并將其嫻熟運用到創作過程中。在此基礎上,加入了韓國特色,形成風格化“韓國劇作”。


因此,《魷魚游戲》的大火,對我國影視劇從業者的啟示仍是:如何更好地實現類型劇集工業化生產。這背后,首先強調的仍是平臺的重要性,保持一部劇集的影響力,仍需有一個具有相當影響力的平臺保駕護航。閱讀全文>>>


編輯 魏冕 薛長娥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