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諾貝爾獎官網發布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獲獎科學家卡德(左)、安格里斯特(中)與因本斯官方畫像。圖/諾貝爾獎官網


北京時間10月11日,瑞典皇家科學院將202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三位經濟學家,大衛·卡德(David Card)、約書亞·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吉多·因本斯(Guido W.Imbens),以獎勵其在實證研究,尤其是“自然實驗方法”的運用以及對“實證因果關系檢驗”方面的貢獻。


卡德、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分別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學院和斯坦福大學的經濟學教授。


此前,卡德還曾任教于芝加哥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安格里斯特曾任教于哈佛大學;因本斯曾任教于哈佛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三人的主要領域都為經驗微觀經濟學(Empirical Microeconomics),研究課題集中于勞動、教育、移民等重大社會問題。


經濟學家面對的挑戰


現實社會中,國家的教育政策應該如何制定?最低工資水平又要如何調整?這些政策的設計和評估關系著國計民生,需要很強的理論和現實依據作為支撐。


但是,與自然科學不同,社會科學往往不易在實驗室進行隨機控制實驗,而現實社會中復雜的多重因素又使得這些問題中的因果關系難以識別。這使得對這些政策的研究和設計存在難題。


為了應對這一挑戰,經濟學家們開始嘗試使用自然實驗的方法來研究這些社會政策問題。


他們首先努力找到一些不由人們本身控制的外部事件,如自然變化或政策改革等。


面對這些外部事件,人們只能被動接受,避免了很多復雜因素的干擾,實際上創造出一個近似于理想的實驗環境。


今年三位諾獎得主,卡德、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在該領域的重要貢獻產生了重要的學術和政策價值。


諾貝爾獎獎章。圖/unsplash


他們為經濟學乃至整個社會科學研究提供了新的工具和范式,同時其研究成果也對很多國家的政策制定產生了廣泛影響。


卡德成功的“自然實驗”


作為勞動經濟學家,卡德自1990年的一系列研究,創造性地將“自然實驗”方法應用于最低工資政策、移民問題、教育投入回報等一系列問題,并顛覆了傳統認知。


其原創性研究不僅推動了實證微觀經濟學的不斷發展,也對政策制定產生了深遠影響。


在1992年的《最低工資會減少就業么?》一文中,卡德發現,加利福尼亞州最低工資的提升提高了當地的就業水平。


他與已故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克魯格(Alan Krueger)在1994年《最低工資與就業》中,利用新澤西州與賓夕法尼亞州的最低工資政策差異作為“自然實驗”。


由于這兩州地理位置臨近,因此處于統一的勞動力市場。新澤西州于1990-1992年間兩次提高了最低工資水平,而賓夕法尼亞州卻沒有實行這一政策。這無疑在社會中創造了一個天然的實驗場所。


通過大量的問卷采訪,卡德與克魯格收集了兩州的餐廳在這兩年前后關于工資水平、雇傭人數以及產品價格的一系列數據。


資料圖。圖/pixabay


在考察這兩個州的就業變化情況后,他們發現,盡管新澤西州的就業在最低工資政策實施后確有下降,但這主要是受美國東部地區持續惡化的宏觀經濟形勢所致,而非提高最低工資的影響。


這兩篇文章一致的結論,挑戰了傳統經濟學認為最低工資政策會降低社會總體福利的“常識”。


雖然該結論曾受到質疑,但他們的開創性成果為后續相關勞動經濟學研究確立了標準。


安格里斯特的實驗成果


安格里斯特對實證研究方法做出了重要貢獻,其研究成果在因果推斷和分析中被廣泛使用。


截止到諾獎公布時,安格里斯特的文章在谷歌學術上被引用次數高達81363次。


在之前的教育回報的研究中,因果關系的推斷和識別總是令人苦惱:比如在探討教育年限與收入水平的關系時,優良的家庭條件能夠支持學生接受更長期的教育,然而,此后的高收入很難確定是由家庭背景造成的還是教育帶來的。


在探討政府與學校的獎學金發放因果關系時,很難準確推斷出是由于獎學金起到激勵作用,還是只因為學生本身能力強而獲得獎學金。


安格里斯特和克魯格在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中,展示了如何通過自然實驗評估受教育年限對提高工資水平的因果效應。


在美國,學生滿16歲或17歲時可選擇離開學校,而因為同一年出生的學生都需要在同一天入學,所以前半年出生的學生往往比后半年出生的學生可以更早地離開學校。


也就是說,前半年出生的學生受教育年限傾向于更短,并且這種年限差異是可以大致視為隨機的。


當比較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出生的兩組學生時,他們證實,第一組人平均受教育年限的確更短,同時工資水平也更低,從而精確地度量了受教育年限對工資水平的因果影響。這證明了這樣一個直接的因果關系——“受教育年限增加”可直接提高工資水平。


美國高中課堂。圖/unsplash


此外,安格里斯特及其合作者又巧妙運用了美國留學基金委對拉美國家助學金的項目作為“自然實驗”,該項目隨機抽取學生獲得教育券,發現抽中教育券的學生后來發展更好,并且教育券的成本遠小于學生可以獲得的收益。


在勞動經濟學領域,安格里斯特還通過自然實驗和工具變量,較好分析了班級規模效應、同伴效應、家庭和勞動供給問題、特許學校實施效果等,解決了很多微觀實證中的內生性問題,不僅對勞動經濟學做出突出貢獻,還進一步啟發和帶動了經濟學中隨機對照試驗方法(2019年已獲諾獎)的巨大發展。


因本斯:終于超過夫人


因本斯則為基于自然實驗方法的因果推斷作出了奠基性貢獻。


因本斯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與魯賓(Donald B. Rubin)、安格里斯特等合作完成的一系列代表性論文,首次闡明了將自然實驗方法用于因果解釋所需的假設,嚴格證明了在滿足特定假設時,自然實驗方法可以用來解釋經濟問題。


這一系列工作為基于自然實驗方法的因果推斷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如今,因本斯和安格里斯特等一道推動的因果推斷方法已成為應用微觀實證研究的重要工具,對包括勞動經濟學、公共財政、發展經濟學、產業組織在內的多個經濟學領域產生了深遠影響。


因本斯還有一則廣為人知的學術趣事。


因本斯的夫人蘇珊·艾希(Susan Athey)也極為杰出,是歷史上第一位獲得有“小諾貝爾獎”之稱的克拉克獎的女性經濟學家。


圈內經濟學家常戲稱,艾希一直在學術上碾壓夫君因本斯,而他似乎一直是默默追隨夫人。


兩人先是從美國西海岸搬至東岸哈佛,此后兩人又一起回到斯坦福。


筆者在哈佛求學時,曾修習過艾希教授的課程。


這次,因本斯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在世界范圍內的學術聲譽終于第一次超過了夫人艾希。


文 | 謝丹夏(清華大學社科學院經濟所博士生導師,經濟學副教授,法律與經濟研究組負責人)

編輯 | 張笑緣

校對 | 劉越

聯系我們:

郵箱 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微信 ucass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