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濟南夜景。圖/unsplash


10月8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正式發布。


這是我國繼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之后,又一具有空間屬性的重大國家戰略(以下簡稱“黃河戰略”)。


在這份2.5萬余字的“黃河戰略”中,有媒體統計了黃河流域幾大城市的點名次數,濟南被點名4次,雖然低于西安的11次,鄭州的8次,但這4次對濟南均很關鍵。


其中,提及“支持濟南建設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承載著濟南的向北發展夢想,備受關注。


此前,有著“萬里黃河第一隧”之稱的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剛剛建成通車。作為濟南市落實“黃河戰略”的重大工程,這條隧道的通車,將黃河以北地區與濟南市區的距離拉近為5分鐘,并將加速濟南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


濟南,這個一向相對內斂的沿黃大城市,站上了C位。


濟南發展空間的解困之策


濟南南依泰山,北跨黃河,背山面水,囿于這樣的地理環境,濟南城市框架的擴展一直是東西走向。


2016年底,章丘市撤銷,設立章丘區,濟南市區東擴了一大步。


2019年,濟南合并原地級萊蕪市,又向東南進了一大步。


與長江沿岸的城市跨江發展不同,黃河沿岸的鄭州、開封、濟南等城市,長久以來都難以“跨河”發展。


這是因為,黃河到了華北平原之后,成了高于城區地勢的“地上懸河”??缭竭@樣的“懸河”發展,就變得困難。


事實上,歷史上的名城大部分都是沿江靠海。


國內城市中,上??缭近S浦江開發浦東新區,杭州跨過錢塘江開發濱江新城。南京、武漢等大城市,更是早就橫跨長江發展。


有著大江大河的濟南,卻始終未能真正邁出跨越黃河的那一步。


發展空間的受限困擾著濟南,黃河以北地區的廣袤空間被認為是解困之策。


18年后,濟南加速邁向“黃河時代”


2003年,濟南就提出北跨戰略,希望進一步拓展城市空間。


彼時,在全國23個臨江河省會級(包括直轄市)城市中,濟南已是最晚提出跨江河發展的城市之一。


濟南的這一舉動并不順利。


“在近期濟南市不宜在北部地區進行大規模的開發建設,而應以加強跨河交通、防洪等基礎設施建設為主?!?006年,由北京大學發布的《濟南市北跨及北部新城區發展戰略研究》提出了這樣的意見。


的確,當時濟南北跨的兩項前提,即交通基礎和防洪基礎都不具備條件。


直到2009年,小浪底工程建成后,黃河下游防洪標準大大提高,濟南才真正有了北跨的基礎。而后,濟南開始了黃河兩岸交通基礎建設。


一晃十年過去了。


2018年,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獲批?!稘闲屡f動能轉換先行區總體規劃(2018-2035)》草案公示,黃河北岸700平方公里土地成為先行區主要部分。


這一年,被視為濟南“北跨”的建設元年。


過去這兩年,是濟南黃河兩岸交通“補短板”的時期。


鳳凰路黃河大橋是世界最大跨度三塔自錨式懸索橋,濟南黃河隧道是世界上在建直徑最大的公軌合建隧道……這些“世界之最”,也預示著濟南向北發展的艱難程度。


2021年初發布的《濟南城市發展戰略規劃》提到,2025年,北跨戰略取得突破性進展,城市建設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


18年后,濟南當初提出的北跨戰略,終于等來了“黃河戰略”的發布和呼應。


▲濟南夜景。圖/unsplash


濟南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被認為是繼雄安新區起步區之后的全國第二個起步區。


5月12日,山東省政府新聞辦召開新聞發布會,解讀《濟南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建設實施方案》。


《實施方案》提出支持起步區“復制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家級新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和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經驗政策”?!八膮^疊加”加大了濟南跨河向北的底氣。


坐穩山東“雙核”,沖刺“國家中心城市”


在“黃河戰略”中,山東半島城市群是“五極”之一。


2021年上半年,山東省GDP位居全國第三,在黃河流域的九?。ㄗ灾螀^)中穩居第一。


濟南向北,最終的目的,是坐穩山東半島城市群的“雙核”,并沖刺“國家中心城市”。


國家中心城市是中國城鎮化體系中級別最高的城市形態。目前,在長江流域,已經有上海、武漢、重慶、成都四個國家中心城市。


而黃河流域,目前僅有鄭州和西安兩個國家中心城市?!包S河戰略”的發布,讓人們對濟南沖擊國家中心城市又重新燃起了信心。


過去幾年,濟南為了成為國家中心城市在努力。


▲“黃河戰略”的發布,讓人們對濟南沖擊國家中心城市又重新燃起了信心。圖/unsplash


濟南給自己的時間表是:“到2025年,濟南將建成新興的國家中心城市”。


山東省層面也在“強省會”戰略下,支持濟南做大做強,支持濟南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2019年,濟南合并地級萊蕪市,成為山東真正意義上的第二大城市。


2020年,濟南成功躋身GDP“萬億俱樂部”。


過去十年,濟南GDP增幅為159.3%,位居全國前列。


2021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公布,濟南成功晉升為特大城市。


如今,“黃河戰略”賦予了濟南在黃河流域中心城市的定位,在這“一軸”“五極”格局中,濟南的戰略地位、戰略空間、戰略潛能都得到了凸顯、擴展和釋放。


支持濟南建設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也在空間上為濟南向北定調。


“黃河戰略”使濟南跨河發展加速。根據當地的規劃,“十四五”時期,濟南還將陸續建設12處過黃(河)通道。


屆時,183公里長的黃河濟南段將有26座橋隧,主城區平均每3公里就有一處過黃通道,在黃河沿線城市中位居前列。


濟南正在打開廣闊的發展空間


當地媒體稱,“黃河戰略”給濟南的定位,意味著濟南不僅是國家頂層戰略布局的“關鍵一子”,還是全國新一輪區域發展戰略重構的“重要一極”,更是輻射帶動黃河中下游城市的“關鍵一核”。


在這一輪的城市競爭中,濟南的壓力并不小。


省內有青島,黃河流域有鄭州,約300公里處還有雄安新區的存在。在山東半島城市群中,濟南對北部、西部的城市輻射能力都不強,這也正是濟南向北發展的意義所在。


山東省實施“強省會”戰略,希望在“十四五”期間,利用省市一體化推進濟南加快發展,并做強省會經濟圈,以濟南為中心,輻射帶動淄博、泰安、聊城、德州、濱州、東營六市一體發展,加快濟淄、濟泰同城化,推進濟齊全面融合。這對濟南的發展,有深遠意義。


某種程度上,將黃河變為濟南城市的“內河”,就是濟南開始輻射山東北部,擁抱雄安,對接京津冀的開始。


濟南,正在打開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特約撰稿人 | 謝良兵(標準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長) 

編輯 | 張笑緣

校對 | 王心?

聯系我們:

郵箱 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微信 ucass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