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2日,中國第一批國家公園名單正式公布,其中三江源國家公園地處青藏高原腹地,是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是我國重要的淡水供給地,維系著全國乃至亞洲水生安全命脈,是全球氣候變化反應最為敏感的區域之一,也是我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優先區之一。

新京報就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情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治理、科學合理發展畜牧業等問題,采訪了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王湘國。

航拍三江源國家公園。受訪者供圖

中國特色的國家公園治理模式

新京報:三江源國家公園初步摸索出一套中國特色的國家公園治理模式,具體內容有哪些?

王湘國:從管理機制上來說,經過5年試點,形成了以管理局為龍頭、管委會為支撐、保護站為基點、輻射到村的新管理體制,從上到下理順了自然資源所有權和行政管理權的關系,實現了試點區生態環境國土空間管制和自然資源統一執法,有效根治了管理“九龍治水”、執法“碎片化”頑癥,實現了集中統一高效的保護管理和執法,實現了“一件事由一個部門來管”的目標。

新京報:三江源國家公園在原住居民生產生活和生態保護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王湘國:我們堅持社區共管,推動牧民從生態利用者轉變為生態守護者和獲益者。協調推進原住居民生產生活和生態保護工作,按照“一戶一崗”確定生態管護員17211名,戶均年增收21600元?!耙蝗吮黄笧樯鷳B管護員,全家參與生態保護”的新風正在興起。我們和當地政府對生態環境保護這塊工作達成一致,形成共識,特別是實行了“一戶一崗”的責任以后,老百姓參與生態保護的積極性得到了很大提高。這樣一來,省、州、縣、鄉、村生成了一個生態保護的網格化的體系,也促進了當地的社會治理的能力。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原局長喬納森·賈維斯評價,讓世代居住在試點區內的牧民參與國家公園生態管護,這是中國國家公園建設中的一大亮點。

青海玉樹州雜多縣昂賽鄉拍到的雪豹。受訪者供圖

最大限度減少人類活動對自然生態的干擾

新京報:三江源國家公園在增強國家公園聯通性、協調性、完整性上會有什么新的進展?

王湘國:三江源國家公園會將野生動物主要棲息地以及格拉丹東等源頭以成立分局的方式,納入三江源國家公園,使生物多樣性得到系統保護。嚴格管控國土空間,48 宗礦業權已全部注銷退出,試點以來沒有新增的開發項目和經營活動,強化準入審查,最大限度減少人類活動對自然生態的干擾。

今年年底,三江源國家公園將正式設園。長江、黃河、瀾滄江源頭將全部納入國家公園,面積將達到19.07萬平方公里,加上原有10個沒有納入國家公園的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分區4.47萬平方公里,面積達到23.54萬平方公里,三江源將成為中國面積最大、海拔最高的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公園。

新京報:三江源國家公園在山水林田湖草的一體化管理保護上有哪些成效?

王湘國:按照習近平總書記 “著力對自然保護區進行優化重組,增強聯通性、協調性、完整性”的指示精神,按照山水林田湖草一體化管理保護的原則,我們對三江源國家公園范圍內3類9個保護地進行功能重組、優化組合,有效解決了保護地人為分割、各自為政、條塊管理、互不融通的體制弊端。統一規劃、同一謀劃資金這樣能起到一個事半功倍的效果。

牧民生態管護員參與社區共管。受訪者供圖

良好生態環境既是自然財富,也是經濟財富

新京報:在促進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上,三江源國家公園有著怎樣的綠色發展模式?

王湘國:國家發改委印發了《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在此基礎上,編制印發了生態保護、管理、生態體驗和環境教育、產業發展和特許經營、社區發展和基礎設施建設5個專項規劃。

特許經營方面,國家發改委2018年1月印發了《三江源國家公園總體規劃》明確,遵循保護第一、合理開發、永續利用的原則,探索建立“政府主導、管經分離、多方參與”的特許經營機制,調動企業和社會各界,特別是牧民群眾參與的積極性,提升他們的存在感、獲得感,共享國家公園紅利。獲批的三江源國家公園第一個特許經營項目昂賽大峽谷漂流生態體驗和環境教育、昂賽雪豹自然觀察2個特許經營項目在雜多縣落地生根。

下一步要通過引進公司將當地老百姓的生計結合起來,讓老百姓從單一的草地畜牧業轉型為向導、導游,公益行動者,參與到旅游、環境教育和自然資源體體驗中,把生態旅游目的地打造起來,讓老百姓有更多的收入。另外,組建牧業合作社,牧業合作社的產品賣給公司,公司拿出加工環節的紅利給老百姓一些分紅,這對生態畜牧業有很大的促進。

新京報:國內外的國家公園在文化內容的展示上有哪些差異?

王湘國:2018年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原局長喬納森·賈維斯來做交流,他以黃石為例,說黃石公園就像一張漂亮的照片,它是靜止的,它里面沒有文化,沒有人,黃石公園當初是為了保護野牛,最后把印第安人都趕出去了。而我們的國家公園有牧民,還有文化。我們要做文化產品。唐卡、毛絨編織品等,作為產業發展起來,也屬于特許經營范疇,這樣可以更好的給老百姓創造就業機會和收入渠道。

三江源國家公園內生活的牧民。受訪者供圖

依據資源稟賦科學合理發展畜牧業

新京報:有種說法,草地畜牧業這種生產方式維持了青藏高原生態環境的穩定,你怎么看?

王湘國:按自然保護區條例來說,核心區域是不能有人類活動的,這比較理想化,現在除了可可西里是真正的荒野,哪個保護區沒有人?這個現實是回避不了,其實人也是生態的一分子,生態保護是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如果沒有人類活動,生態到底是正向演替還是逆向演替,誰也給不了答案。

三江源國家公園是生態系統的保護,不是單一物種的保護,涉及水源涵養地的問題、水土流失的問題、生物多樣性的問題。千百年來,牧民就在這里生活,也沒有造成大的破壞,管控好就行?,F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把以往造成的生態惡化遏制住,把原有的優秀的、樸素的保護理念發揚光大,順應自然尊重自然,依據現在的資源稟賦科學合理地發展畜牧業,不能一刀切。比如沒有牛羊的踩踏、毛發攜帶草籽,糞便給草場施肥,草場也長不好。

我們要求核心保育區里不能發展生產型畜牧,可以是自足式的畜牧,解決自己喝奶吃肉的問題。在一般控制區,要求走生態畜牧業的路子,就是牧業合作社,把家畜、草場入股。除了放牧員,其他人手可以從畜牧業里解放出來,去干特許經營、交通運輸,更多地發揮他們的專長。

另外就是加強教育,2018年教育部教育援青工作會議上,教育部副部長孫堯講了一句話,培養出一個大學生,將來草原就少一個牧戶,這對草場的生態保護是很大的貢獻?,F在老人和孩子也都進入縣城,接受更好的醫療和教育,依賴畜牧業的人越來越少。讓懂得經營的人做好牧業合作社的事,這樣,生產得到了發展,草原也能休養生息。

新京報記者 劉旻 編輯 胡杰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