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神舟十三號航天員見面會上,航天員王亞平表示,即將帶著同學們的夢想和期待飛上太空,進駐中國自己建造的空間站。視頻/新京報我們視頻


目前,神舟十三號已與天和核心艙和天舟二號、天舟三號組合體自主快速交會對接。這意味著翟志剛、王亞平、葉光富3名航天員的6個月空間生活迎來良好的開端。
 
此次航天任務的亮點在于,王亞平將成為中國首個兩次進入太空的女航天員、中國空間站首位女航天員、中國首位出艙的女航天員、中國在軌駐留時間最長的女航天員。這對于太空探索,尤其是人類未來可能在太空生活,獲得更全面、更可靠和更實用的科學證據。
 
任何事物和活動,兩性的參與猶如一片樹葉的兩面,缺少一面都是不完整的,更談不到完美。太空探索也是如此。
 
女航天員進入太空是科研需要
 
在世界航天史上,已經有50多位女性航天員參與太空探索,分別是美國、蘇聯、加拿大、法國、英國、日本、韓國和中國的航天員,她們共同創造了人類歷史的新篇章。
 
在她們當中,有世界上第一位女宇航員、蘇聯的瓦蓮京娜·捷列什科娃;還有首位在太空行走的女宇航員、蘇聯的斯韋特蘭娜·薩維茨卡婭;也有在太空飛行和空間站停留時間最長的女宇航員、美國的香農·盧西德,為188天4小時14秒;也有世界上第一位黑人女宇航員、美國的梅·杰米森;還有世界首位女太空游客、伊朗裔美國女企業家阿努謝赫·安薩里。
 
中國也有兩位女航天員進入太空,一位是劉洋,2012年隨神舟9號進入太空,是中國首位進入太空的女航天員。第二位是王亞平,2013年入選天宮一號與神舟十號載人飛行任務飛行乘組。此次神舟十三號上天,王亞平再度披掛出征。
 
女航天員進入太空的重要性不只是她們不可替代,也在于能讓科學研究更具全面性和兼顧特殊性。如同地面上的生活和工作一樣,太空中的科學研究和工作也需要男女合作,而且女性的性格特點更有利于協同工作。
 

同時,女性在太空也具有某些優勢。太空是一個微重力環境,女性體內有較高的雌激素,一些微量元素,如鎂的代謝也比男性好,而鐵的含量較低,因此不易出現鐵中毒、血栓、血管痙攣、心律紊亂等,適合較長時間的太空生活。


▲小伙用1200塊魔方拼出巨型王亞平頭像,致敬中國首位實施出艙活動的女航天員。視頻/新京報我們視頻


太空生活不會影響女性生理功能
 
當然,女性到太空也有特殊性,但這也正是探索太空以應對和檢驗太空探索特殊性的機會和實踐。女性的獨特生理機制極為重要的一個是,在經歷了太空輻射和失重等種種與地面不同的環境和經歷后,會不會影響女性的特定生理功能,如生育。
 
實際上,這種情況已經得到科學證實,太空生活和經歷并不會影響女性的生育。
 
第一位進入太空的女性、蘇聯的瓦蓮京娜·捷列什科娃于1963年6月16日乘坐東方六號飛船進入太空,執行了三天任務,返回地球后在當年11月3日與另一名男宇航員安德烈·尼古拉耶夫結婚,此時距離其進入太空4個多月時間,也距離安德烈上次進入太空(1962年8月11日到15日)僅一年多時間。
 
1964年6月8日,捷列什科娃產下一女,是目前為止從太空歸來后最快生育的女航天員。他們的女兒美麗大方,品學兼優,現在已經是一名醫生。
 
蘇聯另一名女航天員斯韋特蘭娜·薩維茨卡婭,是首位進入空間站生活和首次在太空行走的女性,在太空站生活了12天,返回地球一年半后也順利生育孩子。
 
中國的兩位女航天員進入太空時,劉洋是已婚未育,王亞平是已婚已育。劉洋在飛天歸來后,于2014年生下了一名可愛的男孩,孩子身體非常健康,劉洋自己也恢復得很好。
 
這些情況表明,在太空只要防護條件好,完全可以減少輻射影響,而且比很多醫學檢查的輻射劑量都還要低。
 
當然,太空生活和研究不只是要檢驗對女性生育功能的影響,還有其他研究來觀察男女性在太空是否有相同或相異的生理影響或機制,為以后長期載人航天做準備。這將是下一步的研究和工作。
 
特約撰稿人丨張田勘(科普專欄作家)
編輯丨徐秋穎
校對丨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