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兩個月前,何程有了一個新的身份——江西省萬年縣護農狩獵隊隊員。短短兩個月,他和隊員們已經和野豬有了正面交鋒。甚至一位隊員為了營救獵犬,還被一頭300多斤的公野豬咬傷了。

 

江西省上饒市萬年縣林業局副局長張軼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為了更好地保護農戶的莊稼,萬年縣正在推進相關農業保險落地,狩獵隊配套裝備、規范管理文件等也在推進中。


9月13日,江西省萬年縣金燦燦的稻田。劉存文 攝

 

被獵狗包圍 野豬見人就沖

 

8月底的一個深夜,江西省上饒市萬年縣石鎮鎮附近的一片山域里突然傳來了猛烈的犬吠聲,這是10分鐘前萬年縣護農狩獵隊隊員放進山里探路的嗅犬發來的信號。隊員們有點興奮,也有點緊張。

 

“這次應該是個重量級的野豬!”何程邊說邊和隊友們一起聞聲向山林的深處跑去。

 

“當時真挺危險的?!被貞浧饍蓚€月前的一幕,何程仍心有余悸。

 

8月中下旬,狩獵隊剛剛成立的時候,隊員們接到了一位農戶的求助稱,自家的莊稼都被山上的野豬糟蹋了,希望隊員們盡快幫他抓住野豬。當晚,隊員們就出動了,這也是他們有了正式身份之后與野豬的第一次正面交鋒。


被野豬破壞的農田。受訪者供圖

 

夜幕降臨,何程和隊友們帶著精心挑選入隊的十幾只獵犬上山,其中兩只是“嗅犬”,其余的都是“咬犬”。嗅犬負責探路,尋找野豬的蹤跡,嗅到危險的氣息后,嗅犬就會在原地不停地狂吠呼叫同伴,直至大部隊——咬犬的到來。當然,隊伍里有當年的老獵手,憑借腳印和經驗,也能摸索到野豬的大致位置。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山里突然傳來了瘋狂的犬吠聲。何程和隊友知道,目標找到了。

 

犬吠聲越來越大,野豬的聲音也逐漸清晰。不知是跑山路的原因,還是緊張,何程說那時候能清晰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那是一頭體型非常巨大的公野豬,目測得有300多斤。十幾只獵犬正朝著野豬狂吠、撕咬,周旋……一頭獵犬已經躺在地上,身邊布滿了血跡。為了安全起見,何程和隊友們熟練地躲到就近的大樹后面,等待出擊時機。

 

“雖然護犬心切,但憑借著經驗,還是得先確定野豬的狀態,待到其體力快要耗盡的時候,才是出手的最佳時機?!焙纬滔蛴浾哒f道。

 

但終于還是有隊員按捺不住了。一位隊員從樹后出來,向野豬的方向小心地挪去,他想去營救那條獵犬。

 

 “雖然他很小心地向前挪動,但還是被野豬發現了,野豬徑直向隊友跑了過去。我的隊友立即轉身,想爬到就近樹上避險,但還是晚了一步。他腳上的鞋子被野豬咬了下來,腳掌外側瞬間冒出了很多血。他疼得直吼?!焙纬陶f,但凡和獵犬撕咬的過程中發現人,野豬就會立即將攻擊目標轉為人類,不死不休。

 

獵犬是狩獵隊員們最好的搭檔,每次行動,隊員們最不希望看到有獵犬受傷,甚至是死去,但似乎和野豬的正面交鋒中,這些都在所難免。

 

野豬拼命嘗試繼續攻擊已經爬上樹的隊員,獵犬們則不停圍著野豬撕咬。場面僵持了整整近20分鐘時間,直至在獵犬們的持續圍攻下,野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是野豬體能耗盡的前兆。

 

隊員們見機將刀套在一根長棍子上,沖出來向著野豬的要害位置捅了過去。很快,野豬便沒了氣息。受傷的隊員也就此逃過一劫。

 

有了正式身份 卻不意味著肆意殺害

 

何程說,野豬大多數時候是在夜里出沒,但偶爾猖狂的時候,白天也會到村里大肆轉悠,到農戶家里吃掉雞等家禽。如果人不及時躲避,也將面臨被野豬攻擊的危險。

 

對于野豬,農戶們多數恨得牙癢癢,但卻無力做什么?!耙柏i很聰明的,但凡有點光和動靜,它就會迅速跑開?!焙纬陶f。

 

村民對付野豬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在莊稼地里安置喇叭循環喊話、掛燈籠等,勤快些的農戶半夜會專門拿著手電筒到地里尋一圈,嚇唬、驅趕野豬。但時間久了,野豬也就不怕了。

 

“西瓜地、紅薯地,野豬一晚上就給吃沒了。眼下,正是它們大肆破壞稻田的時候。有的稻田甚至因為野豬的破壞而顆粒無收?!焙纬陶f。



被野豬禍害過的農田。受訪者供圖

 

在有了正式的狩獵隊員身份之后,何程和隊友們便時常接到農戶們打來電話控訴野豬,但這并不意味著,狩獵隊員們可以肆意殺害野生動物。

 

何程說,雖然狩獵隊是依法成立的,但對于每月狩獵數量是有嚴格的規范要求。

 

萬年縣林業局《關于同意萬年縣護農狩獵隊的批復》中也明確提出,“成立萬年狩獵隊,以護林、護農為主要目的,合理開展野生動物狩獵行動?!痹撆鷱?,還對狩獵隊員的名字進行了逐一明確。

 

一位外科醫生的雙重身份


今年37歲的何程真正的職業其實是一名外科醫生,當日隊友的腳就是何程幫著包扎處理的。

 

何程說,狩獵隊里的隊員都是有自己職業的,狩獵只是業余愛好。隊員里年齡最長的五六十歲,最小的也不過比何程小幾歲而已。聽聞可以申請成立狩獵隊,幾個有共同愛好的人就向有關部門遞交了申請。

 

“愛好吧,小時候就愛玩彈弓?!焙纬烫寡?,對于狩獵隊員這樣一個身份,他自己是這樣解讀的。

 

在何程記憶里,小時候周邊鄉鎮的山里就常有野豬等動物出沒,但那會還有獵人和狼?!袄鞘且柏i的天敵,現在山里已經很少看到狼了,野豬也就成了霸王。獵人更是不復存在?!焙纬陶f,小時候看到有人拿著氣槍,他就會忍不住跟著,看獵人怎么狩獵。何程第一次摸氣槍也是在那個時候。

 

后來,國家對獵槍、氣槍的管控越來越嚴,對野生動物的保護也越來越規范,獵人這個職業在當地就此消失了。但是,野豬一直都在。

 

“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更多的時候是空手而歸?!焙纬陶f,從狩獵隊成立至今,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們只捕獲了兩頭野豬,一頭是前面提到的300斤的野豬,另一頭是野豬的幼崽。捕捉前者的時候不僅有隊員負傷,還因此損失了一條價值一萬多元訓練有素的獵犬。

 

雖然捕獵野豬的過程隨時有未知的危險,但既滿足了愛好,又能幫著鄉親保護農田,何程還是很樂意的。

 

江西省上饒市萬年縣林業局副局長張軼告訴新京報記者,針對今年萬年縣野豬泛濫、破壞莊稼的情況,萬年縣成立了護農狩獵隊,也就是何程所在的狩獵隊。目前,用于自我保護及捕獵的槍支等正在向當地公安部門申請?!皩脮r,對于槍支的管制會非常嚴格?!睆堓W稱,配套的狩獵規范文件等也在積極落地。此外,為了更好地保護農戶的莊稼,萬年縣在原有農業政策險的基礎上,正在推進相關野生動物肇事責任險落地。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