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山西汾河下游新絳段遭遇近40年最大洪峰。10月7日,在汾河新絳段,由于水位上升壓力過大,堤壩下方雨水管道出現崩裂并造成汾河堤壩決口。當地轉移撤離群眾17631人,全縣10個臨時集中安置點已安置1800余人。

 

17日中午,新京報記者來到運城市新絳縣汾河決口附近的村莊。段家莊村的道路淤泥已經清理干凈,村民正在清理室內被洪水浸泡的物品。街道邊,成堆的廢棄物品被裝上自卸車運走。

 

受災較重的西關村內,街上還有大量的淤泥,進行清理的人們穿著雨鞋,但走路仍小心翼翼怕打滑摔倒。村附近的玉米田地里,水還有半腰高。

 

新京報記者從新絳縣疾控中心水質檢測部工作人員處獲悉,洪水退后,有部分村民已自行回家進行清理工作。疾控中心已經逐步開始消殺、水質檢測等工作。


10月17日,新絳縣受災村莊,成堆的廢棄物品堆在路邊等待裝卸車運走。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攝


安置點內村民排隊進行核酸檢測

 

南關村村民李女士早在10月6日決口前就已經從家撤離前往安置點。她70歲的老伴想上河堤幫忙加固堤壩被救援人員勸回?!熬仍藛T說,‘你們都趕緊撤離就行了’,就把我們都轉移到了安置點?!崩钆扛嬖V新京報記者,由于汾河附近的村莊都要轉移,安置點人員爆滿,他們輾轉了三個地方,才來到新絳一中。

 

在新絳一中安置點,一間大教室里擺放了十幾個學生用的綠色鐵床,兩人睡一張床,每個床頭還掛有姓名卡片便于人們區分。午飯后,有人躺在房間休息。房間外,有人在學校操場曬太陽,有人聚在一起交談,部分打算回村的村民則來到“回村人員消毒處”進行登記報備。不遠處物資車旁,人們正在往下搬新運來的南瓜。

 

對于雨災后的生活,李女士表示,“以前發生災難大家都是各處逃難,現在還有安置點,安置點每天都會有心理老師給我們上課做疏導,昨天還有人組織了我們跳舞?!?/p>


村民家中被水浸泡發霉的被子。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攝


17日上午,南關村村干部組織了一部分年輕人回村清理淤泥。安置點內的人下午則準備進行核酸檢測,為返家做準備。

 

另一處安置點新絳體育館外,兩口做飯的大鍋剛剛熄火,忙碌了一中午的志愿者們正坐著休息。體育館內,工作人員呼喊“大家注意了,回村之前每個人都要進行核酸檢測,大家一會兒在門口排隊?!?/p>


村民全身都沾滿了淤泥。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攝


部分村民回家清淤、晾曬泡水物品

 

張先生的家在西關村村邊,是棟二層樓房。汾河新絳段決口時,他還在北京工作,父母怕他擔心沒有告訴他連夜撤離的事情。8日,他才知道房子被淹了,父母住在了親戚家?!昂髞磉@幾天,我每天都要跟家里聯系才安心?!?5日,聽到可以回家清理,張先生馬上買了最近的車票趕回家。

 

回家時,院子里的水已經退了,地上堆積了厚厚的淤泥,一進去刺鼻的味道迎面而來。房間內家具被沖得橫七豎八,連冰箱也傾斜地卡在墻角。柜子里衣服、被子全都浸滿了水。


村民家中堆積了厚厚的淤泥,房間東西都被搬到院內晾曬。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攝


張先生拿著84消毒液先在家里消毒了三遍,然后開始用小推車清理淤泥。2平米大小的衛生間,張先生推出了3車淤泥,廚房、客廳、兩間臥室,一樓全部房間清淤讓他來來回回跑了好多趟。

 

村里還沒通電,到了晚上,房間里漸漸沒了光線。張先生不想耽誤時間,于是用手機手電筒照明又干了一會。為了方便收拾,他和父母干脆在家里二樓住下了。第二天一大早,張先生和父親將毀壞的家具搬到街上,家里大部分家具被水泡得都不能用了,衣物也都泡了水,張先生想要丟掉,但父母覺得太可惜,最后勉強留了兩床被子正在院子里晾曬。

 

段家莊村的道路上,淤泥已經清理干凈。村民正在清理室內被洪水浸泡的物品。村民王女士家的院子里,樓上樓下晾滿了衣服、被子,大部分家具都扔掉了,她只留下兩張床還放在院子中晾曬。街道邊,成堆的廢棄物品被裝上自卸車運走。


新絳縣疾控中心水質檢測組工作人員上門采集水樣。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攝


清淤、消殺、水質檢測重建工作全面啟動

 

據山西日報官方微博消息,為了盡快恢復生產生活秩序,10月12日,山西新絳開展清理積水淤泥工作,對雨后淹沒過的重點區域進行消殺作業。目前已出動人員300人次,車輛100多臺次,清理垃圾50余噸,清理面積約2萬余平方米。

 

1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西關村看到,新絳縣疾控中心水質檢測小組正在村民家里,采集飲用水。


水質檢測部門組長告訴新京報記者,新絳縣疾控中心已經開始對受災區進行全面消殺。消殺結束后,水質檢測部門也開始對生活用水進行檢測?!拔覀兩衔缭诟浇亩渭仪f村采集了67份,一路又來到了西關村。什么時候帶來的無菌袋用完了,就再回去重新拿?!?/p>


新絳縣疾控中心水質檢測組工作人員上門采集水樣。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攝

 

橋東村村干部告訴新京報記者,村里前幾天展開了排水清淤工作。另外針對部分村村民房屋地基塌陷,導致房屋開裂嚴重的情況,也已經有工作人員上門對房屋進行鑒定,正在等待后續工作進行。

 


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山西報道 

編輯 劉倩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