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名為“玲娜貝兒網購翻車實錄”話題登上熱搜。小狐貍玲娜貝兒是迪士尼樂園達菲家族最新成員,9月29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全球首發亮相即引發瘋搶。不少網友表示需排隊7小時才能買上。而在這波搶購浪潮中,盜版商也趁機大撈一筆,紛紛謊稱正版并大肆銷售。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讓人聯想到,北京環球影城的話癆擔當“威震天”在亮相之后也迅速被“山寨”。似乎,當下大熱的IP衍生品都難逃被盜版的命運。

 

而且,從新近例子可以看出,主題樂園IP衍生品侵權樣態日益多樣化,維權路徑則不明。據媒體報道,一些電商平臺上仍有大量玲娜貝兒仿品銷售,涉及玩偶、抱枕、貼紙、鑰匙鏈、發卡等不同種類,品類甚至超出正版,其價格則在十余元至上百元不等,已有多家店鋪月銷量破百甚至破千。消費者表示,這些店鋪使用的展示圖片都與官方一致,如果不是收到快遞看到實物,根本分不清是正品還是仿品。


▲2021年9月29日,小狐貍玲娜貝兒正式在上海迪士尼樂園亮相,這是達菲家族中第一個在上海迪士尼樂園首發的人物。圖/上海迪士尼官方微信


近年來,制作盜版文創衍生品已形成一條完整的灰色產業鏈。制造商體量小、分散化,他們甚至不需要正版為參考模板,僅依靠IP人物形象就能快速開發、生產出大量盜版衍生品,通過批發市場和網絡等渠道投放出貨,極大地壓縮了正版的生存空間。

 

我們不禁要問,是什么讓盜版如此囂張?

 

繞不開的問題是知識產權??梢钥吹?,主題樂園衍生品區別于普通產品的最大特點在于,除了自身作為產品的商業使用價值之外,主題樂園衍生品的另一層內在價值來源于IP。

 

以玲娜貝兒為例。它是以米老鼠的朋友達菲這個IP為核心而衍生出的人物形象。其周邊如玩具、生活用品等作為產品線獲利,也主要依托迪士尼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而當下,解決IP衍生品知識產權糾紛主要適用的是《著作權法》《商標法》。但是,從法律主客體角度來看,IP衍生品版權較一般典型的著作權而言存在差異,情況更復雜?,F有法律卻并未具體細化到文創衍生品所涉及的多種權利。這就導致維權困難,同時給盜版商留下了大量鉆空子的機會。這就需要國家在專門法律法規領域進行立法并加強相關執法實踐。


從企業角度來說,主題樂園應提升版權保護意識,認識到無形資產的維護對于實景娛樂產業發展的重要性。


▲經歷了加價、配貨、排隊,有網友直呼:“這是在買愛馬仕嗎?”圖/IC photo


對優質內容而言,下游產業鏈的延伸是其重點——IP衍生品的重要價值在于,不僅停留在一次性的版權交易,而是通過無數形態的開掘不斷放大IP的產業價值,從而產生持續回報,形成長久的消費金礦。


由此,企業可以從專利申請、商標注冊、著作權多角度全方位進行確權;再如設立知識產權管理的專門機構,選擇合適的方式對IP衍生品進行有效的管理保護。

 

當然,加強IP衍生品保護,也不能只靠某一家企業的力量。從行業角度來看,可以參照一些類似的、做出成功嘗試的文化行業的實踐路徑。

 

比如,圖書館文創領域,我國全國圖書館文化創意產品開發聯盟已于2018年建成“全國圖書館文化創意產品開發一體化平臺”。該平臺包括了社會資源入駐平臺、眾籌平臺、在線授權平臺、協同設計平臺等,從元素提取到產品設計直至成品落地全流程追蹤。


其對于主題公園最大借鑒作用在于,行業平臺有助于構建生態,建立行業法律資源,形成統一和專業的法律顧問。這就保證了,有類似侵權遭遇的公司,可以在事前、事中、事后將IP衍生品開發相關法律問題進行有意識的防范及總結歸納經驗。

 

相較于日韓、歐美等較為成熟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架構,我國的主題樂園等實景娛樂IP衍生品保護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日常生活審美化的今天,文創IP衍生品將全面滲透進入人們生活的各個領域。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市場,無論是培養消費者的版權保護意識方面,還是在衍生品產出供給的規劃性、前瞻性上,主題樂園都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新京報評論員丨李瀟瀟(媒體人)

編輯丨遲道華

校對丨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