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訊(記者 鄭藝佳)自9月29日首度亮相后,上海迪士尼新“女明星”玲娜貝兒的關注度攀升,至少有14個相關話題登上熱搜榜。一直以來,IP離不開故事的支撐是普遍觀點。然而,隨著星黛露、玲娜貝兒乃至泡泡瑪特的Molly這樣只有“人設”、沒有故事的形象走紅,是否又在漸漸“顛覆”這一印象?

  

“住”在熱搜上的玲娜貝兒,小紅書筆記超過2萬篇

  

“玲娜貝兒紅得莫名其妙?!眹^許久后,一位業內人士忍不住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然而,不論原因是否有跡可循,玲娜貝兒自9月29日首度亮相后一直很火,各大社交媒體平臺均被這只粉嫩的狐貍“攻城略地”。統計顯示,截至目前,玲娜貝兒至少有14個相關話題登上熱搜榜,代購、黃牛、山寨爭議也多次引發關注。據小紅書搜索數據,僅推出短短一個月后,玲娜貝兒的筆記已超過2萬篇。

  

圖/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微信公眾號截圖

  

上海迪士尼上一個備受熱捧的“明星”是達菲家族成員星黛露。據上海迪士尼5周年之際披露的數據,若將自2018年登場以來,上海迪士尼度假區銷售的所有星黛露主題商品疊加,總高度相當于119座珠穆朗瑪峰。目前,小紅書上星黛露的相關筆記超過17萬篇。

  

據百度指數統計,關注玲娜貝兒與星黛露關鍵詞的人群屬性存在高度重合。從年齡來看,玲娜貝兒和星黛露關鍵詞的關注用戶集中于20歲-29歲,從性別來看,女性為絕對主力。此外,從相關詞熱度來看,玲娜貝兒與星黛露互為對方熱度最高的相關詞。今年以來,星黛露至少登上熱搜榜9次。隨著互聯網傳播熱度的快速上漲,玲娜貝兒與星黛露正在互相“成就”。

  

一直以來,IP離不開故事的支撐始終是普遍觀點。然而,玲娜貝兒與星黛露這樣只有“人設”、沒有故事的形象走紅,是否又在漸漸“顛覆”這一印象?

  

迪士尼與泡泡瑪特,在“不講故事”上達成一致了?

  

另一案例來自于潮玩盲盒。喊出“不需要故事”的泡泡瑪特,今年上半年實現收益17.73億元,同比增長116.8%;公司持有人應占盈利3.59億元,同比增長153.8%。

  

不過,盡管號稱“不需要故事”,但泡泡瑪特在內容領域并未閑著。動畫電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白蛇2:青蛇劫起》的聯合出品方均有泡泡瑪特,二者累計票房分別為4.56億元和5.8億元。今年9月,泡泡瑪特領投動畫公司兩點十分,兩點十分擁有《銀之守墓人》《我是江小白》《秘寶之國》等十余個原創IP。

  

今年3月,泡泡瑪特創始人王寧曾表示,泡泡瑪特計劃逐步發展主題公園以及內容業務,還有可能涉足游戲板塊。與此同時,王寧表示,希望市場未來將逐漸不再認為泡泡瑪特僅是潮玩以及盲盒公司,并希望潮玩收入占比在業務優化后逐步下降。

  

8月,泡泡瑪特成立北京泡泡瑪特樂園管理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業務范圍涵蓋城市公園管理、游樂園、游藝娛樂活動等,由泡泡瑪特100%持股,引發外界關注。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僅憑現有IP仍難以支撐泡泡瑪特推出通常意義上的主題公園。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迪士尼與泡泡瑪特的大致邏輯正好相反,背后原因不難理解。

  

“因為星黛露、玲娜貝兒是迪士尼出的,所以才能火得這么快。如果一個IP僅僅憑借可愛就能夠出圈,那么迪士尼還有必要拍電影嗎?畫點形象拿出來賣就可以了。換言之,正是基于迪士尼通過影視動畫多年累積下的內容、流量和品牌,才能讓這些沒有故事的形象迅速‘破圈’?!本拌b智庫創始人周鳴岐表示。

  

類似的案例還有故宮的各種文創產品。2017年故宮文創部線下收入接近1億元,故宮淘寶也火遍互聯網。國內博物館、景區紛紛扎堆推出文創產品。然而,景區IP本身的知名度與衍生品開發深度捆綁。此前一名相關從業者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做博物館文化衍生開發,若“母體”IP不知名,優質IP便難以生產。

  

“故宮、上海迪士尼基于強大的流量基本盤,推出任何一種產品都會有相當程度的銷量保障,但這種方式顯然是不能復制的?!敝茗Q岐表示,“缺少內容、以形象為主的產品可以做,但做出來到底能有多長的生命力卻很難說?!?/p>

  

“一個好的IP必須有故事IP、形象IP、產品IP和企業IP的結合。故事、形象、產品,這樣貫穿下來才是真正的衍生品發展概念?!北本┐髮W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表示。

  

校對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