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上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同美國總統拜登舉行視頻會晤。圖/新華社


11月16日上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同美國總統拜登舉行視頻會議。這是拜登政府上臺后,中美兩國元首第一次進行“面對面”會談。在當前中美關系不斷趨于敏感化的背景下,該會談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有助于增強兩國關系的穩定性和確定性,進一步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

 

中美關系是目前世界上最為重要的一對雙邊關系。一方面,兩國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大經濟體,同為合法的核武器大國,在絕大多數國際組織當中都有舉足輕重的發言權。在國際政治格局中,中美兩國的影響力沒有其他任何國家能夠比擬。

 

另一方面,在全球化不斷深入發展的今天,人類命運共同體越來越成為不容忽視的現實。這不僅僅體現在經貿領域的相互依賴,同樣體現在人類所面臨的全球性威脅,例如氣候變化、大規模傳染病等。這些問題的解決已經不可能單獨由任何一個國家來實現,只能通過國際社會的群策群力。中美兩國當然是國際社會中最為關鍵的角色。毫不夸張地說,中美關系的發展不僅決定兩國人民的福祉,同樣決定著世界的未來。


過去幾年,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越來越以“競爭”為基調。這種做法在很大程度上破壞了國際社會對兩國關系的發展預期,不但增加了國際秩序的動蕩,而且成為阻礙國際合作的重要因素之一。中國政府以高度的責任感,始終不渝地致力于穩定和改善兩國關系,并在應對氣候變化等關鍵領域為兩國創造合作空間。

 

剛剛結束的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兩國聯合發表《中美關于在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的格拉斯哥聯合宣言》,就《巴黎協定》實施細則達成共識,為最終大會達成決議文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這也證明了中美之間依然存在廣闊的合作空間,中美兩國依然能夠實現合作。

 

正如習近平主席在會談中所指出,有效應對全球性挑戰需要一個健康穩定的中美關系,中美應該加強溝通和合作,既辦好我們各自國內的事情,又承擔起應盡的國際責任,共同推進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

 

▲視頻會晤現場。圖/新華社


近年來學術界和輿論界對于如何界定中美關系的現狀和發展出現多種不同的聲音,包括一些極端消極的觀點,例如“新冷戰”。這種聲音在中美兩國社會中都存在,甚至在個別情況下一度甚囂塵上。美國社會學家羅伯特·金·默頓提出“自我實現預言”。如果我們任由中美競爭沖突的聲音肆意傳播,那么這種觀點就很可能會在兩國的社會中潛移默化成“注定的命運”。從這個意義上來看,中美兩國元首線上會晤釋放出明確且強烈的信號,穩定中美關系的重要性不容置疑。

 

習近平主席強調,中美應該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他愿同拜登總統一道,形成共識,積極行動,引領中美關系積極向前發展,造福兩國人民,滿足國際社會的期待。拜登總統也明確表示,必須確保兩國關系不會轉變為公開沖突,并設“常識”護欄,確保這一情況不會發生。兩位元首的表態對于穩定因為貿易摩擦和新冠肺炎大流行而不斷遭遇嚴重挑戰的國際秩序具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當然,中美兩國之間確實存在一些棘手的問題,而且是非常重大的問題,也是不斷導致兩國關系愈發敏感化的關鍵問題。這些問題既有長期積累的意識形態問題,也有因為實力變化而導致的國際權力格局變化問題。正是因為問題的棘手、重大和關鍵,才需要兩國最高元首來進行直接溝通和交流。這種高度理性是處理所有大國關系中最為關鍵的變量。

 

換句話說,中美兩國將通過此次元首會晤積極探索新的共存相處之道。在這種新的相處模式中,兩國既不能走向歷史上大國政治的悲劇或者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也不應簡單重復相互隔絕、相互敵對的冷戰故事,而是依據高度的全球責任和外交理性開啟一種競爭與合作并存的新互動關系,展現大國風范、大國氣度與大國擔當。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 | 梁亞濱 (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副教授) 

編輯 | 遲道華

校對 |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