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克·夏爾馬的眼淚登上了全球熱搜。

 

對于54歲的英國政治家夏爾馬而言,過去兩周大概是他從政近20年以來受到關注最多的一段時間。當地時間10月31日至11月13日,《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COP26)在英國格拉斯哥召開,來自近200個國家超過2萬人聚集此地,共同探討如何應對人類當前面臨的最嚴峻危機——氣候變化。

 

作為COP26主席,夏爾馬為此付出了很多。

 

為了全職做好COP26主席這份“臨時工”,夏爾馬辭去了英國商務、能源與產業戰略大臣的職務。過去兩年,他頂著疫情到訪了許多國家,和處在氣候變化前線的民眾交談。過去兩周,他協調著近200個國家的代表,力爭達成更多的共識、承諾更多的行動。過去三天,他只睡了不到6個小時。

 

英國時間11月13日晚7時50分左右,當手中的小木槌敲下——標志著這份旨在將全球變暖控制在1.5℃以內、讓世界免于最糟糕氣候災難的《格拉斯哥氣候公約》達成之時,夏爾馬幾乎沒有忍住眼中的熱淚。

 

“我想對所有代表團說,我為這個過程道歉,我深感抱歉?!毕臓栺R哽咽著說道。但他同時強調,確保這項公約的達成“非常重要”。

 

一天之后,夏爾馬的情緒平靜了許多。在被BBC記者問及前一天晚上的情緒化表現是否意味著他承認這項公約是個失敗時,夏爾馬否認了?!拔也粫⑽覀冏蛱爝_成的(公約)描述為一個失敗”,夏爾馬說道,“這是一項歷史性成就”。


當地時間11月3日,英國格拉斯哥,COP26主席夏爾馬在COP26氣候峰會中發表講話。/IC photo


夏爾馬的眼淚


夏爾馬最后時刻的眼淚給這場大會增添了許多戲劇性,但在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氣候變化和生物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唐新華看來,COP26可以算是一次成功的COP會議。

 

COP會議開始于1995年,除2020年的COP26因新冠疫情延期一年至2021年外,此前每一年的COP會議都順利舉行。

 

對許多普通人來說,印象最深刻的COP會議大概是2015年的巴黎COP21,這次會議達成了歷史性的《巴黎協定》,提出了將全球變暖控制在較前工業化時期2℃范圍內、努力控制在1.5℃范圍內的目標。

 

而對于許多氣候領域專家而言,近些年來,印象最深刻的COP會議除了巴黎COP21,大概就是哥本哈根COP15。2009年的哥本哈根氣候大會幾乎被普遍認為是一次失敗的會議,因其最終未能達成任何實質性的成果。

 

對于COP26,國際社會此前期待頗高。大會開始前,許多人稱COP26是巴黎氣候大會后全球最盛大、最重要的氣候會議。而由于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越來越明顯,許多人更是稱之為人類避免氣候變化出現最糟糕后果的“最后機會”。


格拉斯哥COP26會場。/IC photo


“這次大會最主要的目標就是完成巴黎協定規則手冊的談判。如今談判終于完成,《巴黎協定》可以進入全面實施階段,這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個時刻。從這個角度來說,COP26無疑算是成功的?!碧菩氯A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2015年,國際社會達成《巴黎協定》,設定了控溫目標,但具體如何實施,此后五年的COP會議都在談這個問題。六年之后,COP26終于完成了《巴黎協定》實施細則遺留問題談判,并對碳交易市場、透明度和共同時間框架作出了具體規定。

 

COP26達成的成果不止于此。

 

唐新華指出,COP26最明顯的一個特點是聚焦“行動”。截至11月12日,124個國家和地區提交了新的國家自主貢獻目標(NDC),強化了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承諾。此外,在11月2日至3日召開的世界領導人峰會期間,國際社會就森林砍伐、甲烷排放等達成了協議,為未來全球最大的生態碳匯奠定了行動上的保障。

 

從197個締約方達成的《格拉斯哥氣候公約》來看,對于備受關注的幾個問題也有新的規定。根據《公約》,各締約國2022年底前須再次評估本國的2030年減排目標并予以加強,以進一步向1.5℃目標靠近。

 

在氣候資金問題上,《公約》要求發達國家盡快實現為發展中國家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資金以幫助其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的承諾,并要求發達國家在2025年前將氣候資金提高至2019年水平的兩倍。

 

“《格拉斯哥氣候公約》的達成,很好地反映了到目前為止各締約方關于應對氣候變化的政治共識?!眹覛夂驊鹇灾行膽鹇砸巹澆恐魅尾聍杳粼诮邮苄戮﹫笥浾卟稍L時指出。

 

他表示,大會在全球減排成果轉讓的合作方法(ITMO)和可持續發展機制(SDM)的市場規則、減少毀林、適應融資、透明度等議題方面取得了階段性進展,而中方在此期間通過中美聯合宣言等為進程輸入了正能量,展現了積極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共同為全球邁向更可持續的高質量發展做出了貢獻。

 

當然,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項成果就是——聯合國氣候大會歷史上首次將削減煤炭寫入了氣候公約。雖然,原本協議中的“逐步淘汰”被修改為“逐步減少”。


當地時間11月13日,英國格拉斯哥,COP26落幕。/IC photo


有人說,夏爾馬的眼淚正是由此而來,并以此解讀大會是失敗的。但夏爾馬有不同的解釋。

 

他在接受BBC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昨天發生的事,我們努力達成了一個巨大的協議;從個人角度來講,過去兩年我為此投入巨大……過去72小時我大概就睡了6個小時,因此,那是一個情緒化的時刻”,否認他落淚意味著最終的公約是一個失敗。

 

之后在接受英國天空新聞網采訪時,他又表示,在煤炭問題上,需要強調的一點是,這是聯合國氣候大會歷史上首次在最終文件中提及“煤炭”一詞。

 

“當然,我更樂意堅持‘逐步淘汰’,而不是將措辭改為‘逐步減少’。但是,在逐步淘汰的過程中,你必須逐步減少?!毕臓栺R稱,“整體來說,這是一項歷史性的協議,我們可以以此為豪?!?/p>

 

加拿大皇家科學院院士、加拿大環境與氣候變化部高級科學家張學斌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夏爾馬流淚的背后,到底是高興還是遺憾,可能只有他本人清楚。但他認為,可能兩者兼而有之——既有歷時兩年最終達成協議的高興,也有未能堅持在公約中使用“淘汰”一詞的遺憾。

 

“我想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能讓印度這類煤炭消費大國接受將煤炭寫入公約并同意逐步減少,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要印度短時間內完全淘汰煤炭,又是不可能的。所以說,他當時的情緒可能非常復雜?!?/p>


格拉斯哥的雨


格拉斯哥COP26開始于兩周前的一個雨天。

 

因為持續近一周的暴雨,英國多地通往格拉斯哥的鐵路停運,包括英國環境大臣在內的眾多參會代表無奈遲到。

 

10月31日開幕當天的格拉斯哥更是風雨交加,會場外懸掛的巨幅主題海報被大風刮得支離破碎,現場一片混亂。

 

混亂的開場之后,是為期兩天的世界領導人峰會。來自100多個國家的領導人現身峰會,包括東道主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美國總統拜登、印度總理莫迪等。

 

拜登現場為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協定》道歉,成為輿論焦點。而莫迪提出印度將于2070年前實現凈零排放的目標,則引發極大爭議——批評者稱,印度設定的碳中和目標比科學家們說的避免災難性氣候影響的時間點2050年晚了20年。


當地時間11月1日,英國格拉斯哥,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舉行,印度總理莫迪發表講話。/IC photo


印度引爆的爭議不僅于此。

 

在談判的最后時刻,印度等國家堅持將協議中關于煤炭使用的措辭由“逐步淘汰”(phase out)修改為“逐步減少”(phase down),稱這才能反映新興經濟體的國情。

 

印度環境和氣候部長布彭德·亞達夫當天發表了激情澎湃的演說,“發展中國家有權獲取全球碳排放預算的公平份額,有權在此范圍內負責任地使用化石燃料。在這種情況下,誰能期待發展中國家作出逐步淘汰煤炭和化石燃料補貼的承諾?”

 

亞達夫表示,“我們努力達成一個對發展中國家和氣候正義都合理的共識”。他再次強調一個事實,那就是發達國家歷史上排放了最多的溫室氣體。

 

煤炭被認為是氣候變化最大的“貢獻者”——燃煤產生的二氧化碳占到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46%,煤電溫室氣體排放占到整個電力領域排放的72%。目前,中國、美國是排放量最大的兩個國家。而從歷史累計排放量來看,美國高居首位,累計排放量占到全球排放量的20%,幾乎是中國的兩倍。


11月2日,習近平主席特別代表、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接受媒體采訪,回應了關于大會和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熱點問題。/中國環境報 牛秋鵬


唐新華指出,印度代表團提出將“逐步淘汰”改為“逐步減少”,這是符合廣大發展中國家基本國情的?!坝《茸鳛槊禾看髧?,去煤去碳都需要時間周期。它的基礎在那里,不可能一下子就減到零?!?/p>

 

但是,對于《公約》關于煤炭的描述從“逐漸淘汰”修改為“逐漸減少”,歐盟、瑞士及一些島國代表表示批評。一名瑞士代表稱,“我們不是需要逐漸減少煤炭,而是需要逐漸淘汰煤炭?!?/p>

 

最后時刻的爭議幾乎讓大會成果功虧一簣。但最終,197個國家一致通過了《格拉斯哥氣候公約》,讓這場幾乎一半時間都處在風雨中的大會順利落幕。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認為,這份公約的達成反映了當今世界的利益、矛盾和政治意愿。他表示,地球“命懸一線”,“我們仍在敲響氣候災難的大門……是時候進入緊急模式了,不然我們實現凈零排放的機會會歸零”。

 

聯合國氣候問題非政府組織觀察員、綠色和平東亞區全球政策高級顧問李碩認為,COP26是自2010年以來“矛盾和沖突最為嚴重的一次大會”。

 

在他看來,這次大會雖然最后時刻達成了公約,但仍留有很多遺憾。在氣候資金問題上,仍有很大的缺陷,發達國家雖承諾從2023年開始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的資金,但能否實現仍存疑問?!豆s》雖然首次提到了煤炭,但石油、天然氣等仍未觸及。此外,《巴黎協定》實施細則雖完成談判,但全球碳市場還存在很大的漏洞。更重要的是,“本次大會暴露出目標與行動之間日漸拉大的鴻溝?!崩畲T指出。

 

在張學斌看來,這次大會最令人遺憾的就是,發達國家在幫助發展中國家減排、幫助發展中國家和不發達國家應對氣候災難方面做得不夠。

 

“氣候變化的影響是全球性的,發達國家也無可避免。但是,受影響最大的無疑是那些不發達國家,他們遭受著氣候變化引發的極端天氣災害,卻沒有能力抵抗。在這方面,發達國家并沒有具體的承諾?!?/p>

 

在此次大會上,許多島國提出,氣候變化對于他們而言已經是“生死問題”。太平洋島國帕勞總統惠普斯在大會發言中稱,帕勞正在沉沒,一切“都逐漸消失在我們眼前”。他呼吁工業化國家增加氣候資金承諾,同時提供更多氣候適應資金幫助他們。

 

“坦率來講,緩慢而痛苦的死亡毫無尊嚴。相比于讓我們在痛苦中掙扎,還不如將我們的島嶼炸毀?!?/p>

 

資料圖:俯瞰帕勞群島。/IC photo


活下來的1.5


時間退回到11月13日。

 

歐盟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弗蘭斯·蒂默曼斯內心有點焦躁——這會兒已經是13日下午,距離原定的COP26落幕時間已經超了近24小時??粗鴺O度缺覺的各國代表們,蒂默曼斯擔心,近兩周的談判將在最后一刻功虧一簣。

 

因此,他發出了直擊心靈的請求:“想想你們生命中一個2030年仍然存在的人,然后思考一下,如果我們今天不堅持1.5℃目標,他/她的生活會是什么樣”。

 

“保住1.5℃”(Keep 1.5 Alive)是本屆聯合國氣候大會參與者的一項核心呼吁。

 

在2015年的《巴黎協定》上,國際社會承諾將全球升溫幅度控制在較工業化前水平高2℃的范圍內,在此基礎上努力控制在1.5℃范圍內。

 

然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今年8月發布的第六次氣候變化評估報告顯示,自19世紀以來,人類活動已導致全球溫度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1.1℃,而未來二十年升溫還將持續。

 

COP26開幕前夕,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布的《2021年排放差距報告》直接警告稱,按照目前的減排計劃,世界將進入“到本世紀末升溫至少2.7℃”的災難性軌道上。

 

11月9日,氣候行動追蹤組織(CAT)發布報告稱,根據各國更新的2030年減排目標,全球升溫最終可能達到災難性的2.4℃。

 

“從2.7℃降到2.4℃,可以看到,各國在這次大會上的減排承諾加強了。但是,現在的承諾仍遠遠不夠,不僅達不到《巴黎協定》的1.5℃目標,連2℃目標也岌岌可危?!睆垖W斌表示。


今年7月德國洪災后的現場。/IC photo


但是,張學斌注意到一點,相比于前幾屆大會,COP26更加強調達到1.5℃控溫目標的重要性。他指出,《公約》第21條強調,“與升溫2℃相比,升溫1.5℃對于氣候變化的影響將小得多,決心努力將升溫控制在1.5℃”。

 

《公約》還指出,將全球變暖控制在1.5℃以內需要快速、有力、持續的全球減排行動,包括到2030年將全球碳排放比2010年水平減少45%,到本世紀中葉實現凈零排放等。從具體行動來看,《公約》規定,2022年召開COP27時,各締約方必須再次評估本國NDC,以使全球努力向1.5℃目標靠攏。

 

此次大會期間,許多國家提出了長期減排承諾。尤其是印度承諾在2070年實現凈零排放、尼日利亞承諾到2060年碳排放清零,具有重要意義。據統計,已宣布將于本世紀中葉達到凈零排放或碳中和目標的經濟體GDP占到全球的90%。

 

大會結束之后,夏爾馬在COP26官網上表明,“現在可以說,我們讓1.5℃的目標活了下來。但是,它的脈搏是微弱的。只有我們履行承諾并將其轉化為快速的行動,它才能存活”。

 

相比于2℃,1.5℃是一個更具雄心的目標,也是避免讓全球陷入氣候變化最糟糕后果的一個臨界值。但1.5℃也并非一個完美的目標??茖W家警告稱,即使升溫控制在1.5℃,世界也將面臨更嚴峻的風暴、熱浪、干旱等問題。

 

但是,“這次大會讓1.5℃目標活了下來,某種程度上也是給了人類機會,給了人類抓住這個‘最后最好機會’更多的時間?!睆垖W斌稱,“這次大會顯然沒能解決所有問題,但也沒有把我們的路完全堵死?!?/p>


通向一個怎樣的未來



許多人認為,COP26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一個新開始。

 

“我希望世界在回顧格拉斯哥COP26時,將其視為結束氣候變化的開始?!庇紫圊U里斯·約翰遜在大會結束后表示。

 

COP26中國代表團團長、中國生態環境部副部長趙英民在大會閉幕后接受媒體采訪時則表示,本次大會為落實《巴黎協定》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開啟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新征程。

 

格拉斯哥會議現場的標識。/IC photo


“相比于之前的COP會議,格拉斯哥氣候大會一個很明顯的特點是,氣候問題的緊迫性得到更大程度的強調——從會前的各方表態,到會議期間通過的決議以及會議最后達成的公約,都可以看到這一點?!崩畲T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李碩自2011年起每年都會參加聯合國氣候大會,但因為新冠疫情,他無奈缺席了今年的格拉斯哥COP26。雖然未能前去大會現場,他仍然時刻關注著COP26的進展。

 

但李碩也注意到,COP26大會體現出全球氣候治理一個明顯的反差,那就是國際社會對提高氣候行動力度、加速氣候行動的迫切呼吁,與各國采取的行動之間的反差,也即“行動赤字”。

 

對于未來的全球氣候治理,李碩提出了兩個平衡。

 

“首先,要關注減排與氣候資金、適應性問題的平衡。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減排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務,但絕不是唯一的任務?!崩畲T表示。

 

另一個需要平衡的是,目標和執行之間的平衡。李碩指出,“國際社會過去及當前的氣候治理模式,很多時候都在強調各國提交的NDC夠不夠有雄心,但我們都知道,光喊口號無法解決實際問題,減排目標需要內化為具體的國內政策,并推動落實兌現,才能真正緩解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

 

張學斌也強調,氣候變化不會因為一次會議就得到明顯緩解,要緩解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最重要的仍然是行動。

 

“減排仍然是最有效的行動。當實現碳中和,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甚至是所有的溫室氣體總量不再上升,我們才能將全球升溫的腳步緩下來或是停下來。實現這一點,需要世界各國實實在在地采取行動,需要全人類共同努力做出改變?!睆垖W斌稱。

 

而在努力減緩全球變暖角度的同時,人類也要努力適應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張學斌指出,“氣候變化已經以各種形式影響到全球每一個區域,未來幾十年內,全球所有地區的氣候變化都將加劇,極端高溫和強降雨事件將變得越來越頻繁。因此,人類需要適應氣候變化,而這也需要具體的行動、需要實實在在的資金?!?/p>

 

張學斌還關注到一點,此次大會更加注重從科學的作用,一定程度上弱化大會的政治性和外交性,譬如在《公約》最開始就提到IPCC和WMO的報告,強調對人類活動已造成1.1℃升溫的擔憂等?!案訌娬{科學,從科學的角度去分析問題,這樣就能減少國際社會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面臨的政治性阻力?!?/p>

 

然而,未來的全球氣候治理仍存在很多難題。

 

唐新華發出警示稱,未來一段時間的全球氣候治理行動能否按照目前的設想有序推進,仍存在很多變數?!皬拿绹慕嵌葋碚f,政府四年一換,新一任總統上臺后是否會又一次退出《巴黎協定》,沒有人能確保。而這顯然會給全球氣候治理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p>

 

除此之外,未來國際氣候治理的政治博弈可能會加強。唐新華分析,除了《巴黎協定》這個全球性框架外,一些發達國家可能會在其他機制下啟動氣候治理的小多邊進程,這些進程可能會對發展中國家存在很大的約束性,從而導致國際氣候治理矛盾加劇,影響到聯合國框架下的氣候治理進程。

 

當地時間11月3日,英國蘇格蘭,一輪新月從格拉斯哥的喬治廣場上升起。/IC photo


不過,正如夏爾馬所說,《格拉斯哥氣候公約》是一項歷史性的協議,但是,“這只是一個開始——我們現在需要落實這些承諾?!彼鳛镃OP26主席的任期也將持續至2022年11月,直至將接力棒交給COP27主辦國——埃及。

 

新京報記者 謝蓮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