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社交媒體“我今天遇到了一個crush”小組簡介。圖/某社交媒體“我今天遇到了一個crush”組截圖


當代單身年輕人的感情觀如何?

 

從某社交平臺小組“我今天遇到一個crush”可以窺探一二。

 

“迷戀;(不太熟識的)熱戀對象;暗戀?!边@是crush小組的簡介,也是英文單詞crush的中文解釋。在小組中,組員們又以親身的體驗而對crush的含義進一步地延展。簡單來說,“crush”指的是乍見之歡、驚鴻一瞥之后的怦然心動,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一見鐘情”。

 

該小組自2020年9月建組以來,帖子總量達到4萬以上,平均每天的發帖量都在100條以上。把感情永遠停留在最心動的那一刻,不在乎有沒有后續,是crush的真諦,其聚焦的是當下最美好的那一瞬間的喜歡、這一刻的心動。

 

▲某社交媒體“我今天遇到了一個crush”小組組員講述自己的crush經過。圖/某社交媒體“我今天遇到了一個crush”組截圖


對視一秒,保質期兩年的圖書館crush;

 

在地鐵上和不認識的男生一起聽一首David Bowie《Heroes》,下了車雙方互相揮一揮手,各自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因為發現一個手機用戶名為“欲買桂花同載酒”,而對出下一句后,該組員對手機主人crush;也有因為落日太美而一瞬間對落日crush;

 

對傍晚時被夕陽映照下的教學樓的玻璃幕墻crush;


…… 

 

從這些細細碎碎的crush中可以看出當下年輕人內心充滿了豐沛的美好感情,也從某種程度上反映出,當代年輕人對美好情感的向往。當然,如同crush的定義一樣,crush固然美好,聚焦的還是一瞬間的心動,有“上頭”的愛,就有令人“下頭”的愛。crush的感覺在理性之外,強調自己的當下那一刻的感受。但人在決定愛情關系時,會更加謹慎和理性,不少人在把crush進一步發展為長久的戀愛關系時,就在“謹慎與理性”上遇到了各式各樣的困難。

 

復旦大學一名教授曾在回答“和父輩們相比,現在年輕人的婚戀有何不同?”這個問題中指出,現在的問題,就是看不見真實的人,因為在漂流中,你看到的都是當下,只看到他的當下,看不到他的過去也就很難看到他的未來。

 

crush背后難以忽略的另一面是,部分青年想要發展長久的戀愛關系時,面臨“戀愛”難問題。


▲武大“戀愛心理學”講座現場。圖/武漢大學微信公眾號


應該說,crush就像高速行駛的列車相撞時擦出的火花,短暫而熱烈,而后重歸寂靜;或者只是音樂碎片,斷斷續續連不成一支完整的歌。當把這些音符譜寫成一首完整的歌時,不少年輕人是毫無經驗甚至是手足無措的。

 

去年,一份面向千余名大學生發起的問卷調查中,88.23%的大學生支持大學開設戀愛課程。前段時間,武漢大學“戀愛心理學”的課程爆火,也能看出當代青年對于“愛的教育”的需求。

 

不少crush中碎片固然美好,但既能夠感受邂逅美,又能夠擁有長久相處的能力才是不少年輕人的“剛需”。之前爆火的武漢大學“戀愛心理課”授課老師在接受媒體的采訪中指出,希望學生能辨析什么是“好”或“壞”的戀愛,還有健康與否的戀愛……不少年輕人的價值觀還是憑著一些言情小說或電視劇里的愛情情節而形成的,這些并不可取。

 

其實,情感類的話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而當代青年的戀愛觀也一直是一個長盛不衰的話題。年輕人不僅受言情小說或電視劇價值觀的影響,還會受情感類短視頻中各類“情感教父”的影響,“不恰當的價值觀”加上“并不那么正確的行為指導”甚至會誤導不少年輕人。


對于高校來說,校園里年輕人多且集中,能夠看到學生們的情感“剛需”,并開設相關課程回應當下,也是學校與時俱進的體現。對于社會來說,年輕人較為集中的公司和單位也不應該忽視這種情感需求,為年輕人創造戀愛的機會。工會、共青團、婦聯等群團組織不妨開展單身青年聯誼活動多做一些引導,多做一些探討。


歸根結底,真正發展成戀愛關系,需要相互雙方有一種深度的理解與深度的價值確認,這是crush的“短板”。當下年輕人在體會crush其中的美妙時,應該體會到被忽視的另一面。

 

新京報評論員 | 丁慧
編輯 | 劉昀昀
實習生 | 武鑫
校對 | 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