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連續兩天下降,這無疑是個利好消息,但是大家也不能松懈。昨日,海淀區通報從一快遞上檢出陽性。16日下午,北京市召開第261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最新進返京政策有何調整?最近如何正確收快遞?



昌平區北七家鎮宏福苑社區近14天內無新增本地聚集性疫情發生,自2021年11月16日起,將昌平區北七家鎮宏福苑社區由中風險地區調為低風險地區。這也意味著北七家街道宏福苑社區正式解封,117棟樓、3萬余居民回歸正常生活。


11月17日起,北京將執行新的進(返)京管理政策,人員進(返)京須持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和“北京健康寶”綠碼。同時,為適應環京地區人員通勤需求,北京警方建立通勤人員數據庫,庫內人員首次查驗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后,14日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均有效。


針對海淀區一快遞上檢出陽性事件,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表示,北京近期收到多個外省快遞包裝核酸檢測結果陽性的協查函并在包裹外包裝上檢出了陽性,均已開展管控措施。


提倡無接觸投遞,可采取將物品放至快遞柜、小區內快遞集中存放點或居民家門口等方式,實現無接觸配送。市民在拆取快遞包裹時,可用含氯消毒劑進行消毒。拆件時盡量在戶外進行,外包裝不要拿回家中,要按照生活垃圾分類進行處理。閱讀全文>>>




前陣子,價值120萬元的抗癌藥進入醫保目錄談判的消息引發了多方關注。對此,國家醫保局消息稱:阿基侖賽注射液通過了初步形式審查,但并未進入醫保目錄談判環節。醫保更新進程被拉快,新藥進入醫保成為大家最為關注的話題。


11日,在為期三天的2021年國家醫保目錄談判落下帷幕后,國家醫保局11月12日透露,此次醫保談判結果有望在11月底公布。這距離今年3月開始實施新的醫保目錄,才不到9個月的時間。



自2000年以來,國家醫保目錄已經先后經過6次調整,目錄內藥品數量從1535個增加到2800個。除了基本醫療需求外,抗癌藥、罕見病藥物等高價藥也逐步走進國家醫保目錄之中。


在2020年的新一輪醫保目錄調整中,國家醫保局共對162種藥品進行談判,談判成功119種,成功率73.46%,平均降價50.64%。這其中,PD-1單抗類產品備受矚目,最終形成國內產品獨攬醫保的局面。


毫無疑問,新藥已經是醫保目錄調整的聚焦中心。新藥闖關醫保的背后,已經進入醫保目錄的藥品,仍在面臨挑戰。2020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中,共對162種藥品進行了談判,其中119種談判成功,談判成功率為73.46%。


談判成功的藥品平均降價50.64%,吳茂友所在的企業云南名揚藥業旗下熊膽舒肝利膽膠囊產品,就在談判成功的名單之中。去年12月,吳茂友在降價的基礎上,最終以0.98元(0.5g/粒)的價格拿下醫保談判,根據當時的估算,這款藥的銷量能從60萬盒增加至100萬盒。


“不太樂觀”。時隔近1年的時間,吳茂友再次對貝殼財經記者談及熊膽舒肝利膽膠囊進入醫保后的情況,“現在沒有達到預期增長,因為現在各個三甲醫院,很多都已經不再進中成藥,我們的藥進不了醫院。這個價格跟我們成本差不多,去走零售更是完蛋了?!睂τ诮祪r進入醫保后的它們來說,十分難破局。閱讀全文>>>




2020年“七夕”,長沙的“心形”信號燈在網上火了,不少當地過節的情侶紛紛前往拍照打卡,成了長沙一個新的人文打卡地。很多身邊的朋友都表示羨慕,“這個太有愛了,好暖的感覺”。



近日,在北京朝陽區華貿中街的一處路口,信號燈也變成了“愛心狀”,吸引了不少市民前來拍照,儼然成了新晉“網紅打卡地”。對此不少人覺得,這體現了城市的溫度,讓大家能在愉快的心情中靜候“綠燈”,也有人認為,信號燈是嚴肅的交通管理系統,應該盡量統一。


記者從北京市有關部門了解到,此處設置的“心形”信號燈目前尚處于測試階段,這樣的嘗試不僅僅是立足于交通問題,還有考慮促進商圈經濟的因素,此外,華貿中街的車流量并不算太大,可以進行測試,這樣的設置暫時并不會大面積推廣。


據朝陽區交通委介紹,“愛心信號燈”的這項創意,一方面是為了彰顯城市魅力,形成新的網紅打卡點,增加人文氛圍,形成城市新地標;在滿足傳統交通知識需求的同時,兼顧了美觀的需求;并提醒廣大交通參與者遵守交通法規,帶著安全與愛回家,文明出行。


專家介紹,目前,我國正在執行的信號燈新國標中已經取消了對其形狀的嚴格限制,在低速系統中嘗試“心形”信號燈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城市溫度和人文關懷,但出于安全考慮,高速系統中仍應該做到標準化,避免引發歧義。



對于這樣的“心形”信號燈,不少市民也給出了好評。市民張先生和妻子就在附近工作,這個路口幾乎每天都會路過,前幾天偶然間發現此處的信號燈變成了“心形”感覺很溫暖。閱讀全文>>>




據法國媒體報道,從去年起,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國民議會、內政部等機構懸掛的法國國旗,就悄悄換了顏色。



法國三色旗國旗中的藍色,過去用的是一種名為“射光藍”的色調,與歐洲聯盟盟旗一致。而現在則變成了色調更暗的“海軍藍”。


歐洲第一廣播電臺援引法國官員的話報道稱,換旗色是法國總統馬克龍的主意。不過,愛麗舍宮從未公布調整國旗顏色的決定,也沒有命令其他政府機構換上新版本國旗。愛麗舍宮的官員們對于更換國旗顏色意見不一,但都表示這種改變并非用于“反歐盟”。


國旗是一個國家主權的象征,照理說不能輕易改變。馬克龍為什么會有這種“神操作”?


據報道,更換國旗顏色的想法最開始由法軍前總參謀長弗朗索瓦·勒庫安特提出,得到了總統顧問布魯諾等人的支持。


勒庫安特出身海軍陸戰隊,參加過第一次海灣戰爭、法國在盧旺達的“綠松石”行動和南斯拉夫解體期間的一系列戰爭行動,與馬克龍關系良好。而布魯諾的身邊,據說也有海軍出身的人。


從這些信息看,馬克龍悄悄改了法國國旗的顏色,就包含有向海軍致敬的意思了。事實上,法國海軍及法國境內不少政府辦公場所一直以來使用的就是“海軍藍”版本的國旗。


對于此,法國媒體還作了其他猜測:一是出于審美考慮,為了好看。二是據馬克龍的隨行人員解釋,這是與法國大革命重新相連接的標志,因為現在使用的“海軍藍”是法國1793年國旗上的藍色。閱讀全文>>>


編輯:艾崢 劉喆 校對: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