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全新的乒乓球賽事即將拉開序幕。


瑞典乒乓球名將瓦爾德內爾與中國乒乓球協會主席劉國梁將共同啟動一項全新的乒乓球賽事——“劉國梁老瓦杯”(Liu Guoliang Lao-Wa Cup)。當地時間12月7日,該賽事將在瑞典正式舉行啟動儀式,其目的在于讓世界團結起來進行對話和合作。


屆時比賽會在中國、歐洲間輪流舉行,瓦爾德內爾和劉國梁將各帶一隊,將全世界最優秀的乒乓球運動員聚集在一起同場競技,讓“世界隊”遇上“中國隊”。

 

北京時間11月12日,新京報獨家連線瓦爾德內爾。他表示,劉國梁不僅是他最尊敬的對手之一,也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皼]有劉國梁的幫助,我們很難完成這項工作?!?/p>

 

瓦爾德內爾與中國淵源頗深,14歲時曾來到中國上海訓練,在其整個職業生涯中,更是與六代中國乒乓球運動員交過手。瓦爾德內爾在中國也備受歡迎,大量中國球迷直接稱呼他為“老瓦”。

 

談及他與中國多年的緣分,瓦爾德內爾指出,他與中國有許多故事,他的形象還曾登上中國的郵票,非常感謝中國球迷多年來對他的喜愛和支持,希望新賽事的舉辦能夠幫助中國與世界各國建立友誼,更期待在新冠疫情結束后再次回到中國。

 

瓦爾德內爾是世界上第一位集奧運會、世錦賽、世界杯冠軍于一身的乒乓球大滿貫選手。2016年,瓦爾德內爾正式宣布退役,結束了其近40年的職業生涯。即便在退役后,“老瓦”仍致力于推動乒乓球運動的發展。


新京報專訪瑞典乒乓球名將瓦爾德內爾。/外事兒地球連線出品


14歲與中國結緣,與中國選手“亦敵亦友”

 

新京報:在你的整個職業生涯期間,你曾多次來到中國,但瑞典和中國的文化較為不同,在剛開始接觸到中國球員、中國文化的時候,你有哪些感受?

 

瓦爾德內爾:我第一次去中國的時候只有14歲,我和教練以及另一名隊員一起去上海進行5個星期的訓練。瑞典和中國文化很是不同,對于當時的我來說,這是一段特別又新奇的體驗。

 

讓我印象較為深刻的是艱苦的訓練,當時我并不習慣強度如此大的訓練,但不得不說我的確從這次中國之旅中收獲良多。

 

新京報:你在職業生涯期間一共與六代中國乒乓球運動員交過手,中國運動員給你留下了怎樣的印象?與中國乒乓球運動員競技的感受如何?

 

瓦爾德內爾:瑞典隊和中國隊之間有許多精彩的比賽,我們曾多次在決賽相見,互有輸贏。在與中國乒乓球運動員對陣時,比賽尤其難打。我們之間不只有精彩的競爭,我還與許多中國乒乓球運動員都成了很好的朋友。

 

例如中國乒乓球協會主席劉國梁,我們有很深厚的聯系和友誼。當我在北京開酒吧的時候,他還出席了開業儀式。在比賽之余,我們也一起度過了很美好的時光,一起喝啤酒,那些日子特別有意思。即便后來我不再打球,我們的交流也沒有停止,還會一起聊關于乒乓球的事情。無論球場內外,我一直非常尊重劉國梁。

 

新京報:你也在中國收獲了大量球迷,他們稱呼你為“老瓦”,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為何會受到中國球迷的喜愛?借此機會,你想對球迷說些什么?

 

瓦爾德內爾:(哈哈)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中國球迷喜歡我的原因。我去過中國許多次,在中國開了酒吧,我的形象還曾登上中國郵票,我與中國的故事有很多,不過我也很難講清楚其中原因。我想也許和我的打法有關?我與中國運動員的打法不同,中國球迷覺得新奇所以喜歡。

 

我想對這么多年來一直支持我的球迷朋友說聲謝謝。我記得我在中國打比賽的時候,哪怕是我與中國運動員對打,我都會獲得很多中國球迷朋友的支持。在中國參加世乒賽或其他錦標賽,對我而言都是非常精彩的經歷。在新冠疫情結束后,我很期待能再次回到中國。

 

近40年的“乒壇常青樹”,奧運金牌意義最為重要


2016年,瑞典斯德哥爾摩,瓦爾德內爾完成其職業生涯最后一場比賽。圖/IC photo


新京報:你從很小的年紀便開始打乒乓球,16歲就闖入了歐洲錦標賽的決賽,你最初因何與乒乓球結緣?有沒有嘗試過其他運動?

 

瓦爾德內爾:在我小時候,我和哥哥其實嘗試了許多不同的運動,例如網球、足球還有乒乓球。大概在我11、12歲的時候,我覺得我對乒乓球的球感最好,所以最終選擇了乒乓球。希望我做了正確的選擇。

 

新京報:運動員要付出艱苦的努力才能取得成就,在你的職業生涯中,最困難的時刻有哪些?

 

瓦爾德內爾:如果你的職業生涯很長,那必然會經歷許多起起伏伏。對我來說,最困難的時刻是輸掉重大比賽的決賽的時候。尤其是為了奧運會或者世乒賽做了充分的準備,在比賽中甚至有小幅領先,結果最終卻輸掉了比賽。

 

再如為奧運會準備了三、四年,結果只能止步于四分之一決賽或半決賽,那感覺真的很難受。有時候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從這些大賽失敗的陰影中走出來。不過,如果有好朋友在身邊支持你,恢復狀態就會更加容易。

 

新京報:你是世界上第一個大滿貫選手,被稱為“乒壇常青樹”,你會用怎樣的詞語來總結你的體育生涯?

 

瓦爾德內爾:那大概是“幸?!保℉appy)吧。在我職業生涯期間,我一直努力賽出我最好的水平,我對一路走來的結果很滿意。

 

新京報:你曾為球迷奉獻了無數場精彩的比賽,哪場比賽對你而言有著非凡的意義?

 

瓦爾德內爾:對我本人而言,當然是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我最終贏得了男單比賽的冠軍。那是我第二次參加奧運會,第一次參加奧運會的時候,我還沒有完全理解奧運會比賽到底有多重要,最終我在四分之一比賽中落敗,止步8強。1992年,我做足了準備,打出了我的最高水平。所以,它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

 

對于團隊來說,我想應該是1989年世乒賽團體決賽,瑞典隊以5:0擊敗了中國隊,這對我們團隊而言意義重大,我想許多瑞典民眾也還記著這場比賽。

 

籌備新賽事,希望提升乒乓球世界地位


2019年5月28日,廣東深圳,瓦爾德內爾參加2019中國乒乓球公開賽開幕式。圖/IC photo


新京報:你在2016年正式退役,你退役的生活還圍繞著乒乓球嗎?未來有哪些新計劃?


瓦爾德內爾:是的,我的生活還圍繞著乒乓球。其實,我和劉國梁正在策劃新的乒乓球比賽。我們已經對這場新的比賽準備了四、五年。這個比賽初步定為“劉國梁老瓦杯”(Liu Guoliang Lao-Wa Cup),屆時將由中國最優秀的選手對陣歐洲甚至世界上其他最優秀的選手,比賽將在中國、歐洲間輪流舉行。沒有劉國梁的幫忙,我們很難完成這項工作。如果一切順利,我們會在明年進行第一次比賽。我們也會密切關注新冠疫情,隨時評估如何在疫情下舉辦賽事。


乒乓球在亞洲是一項非常重要的運動,中國、日本以及韓國都很重視乒乓球。乒乓球曾經在歐洲也很輝煌,但近些年走了下坡路。我們同樣希望這項賽事能夠提升乒乓球在歐洲甚至世界上的地位。我們籌備賽事的目的,是讓乒乓球成為世界第一的運動。劉國梁也認為這將幫助乒乓球的發展。另外,這場比賽也將有助于中國與世界各國建立友誼。


新京報:近期多個國際賽事相繼舉行,先是2020年東京奧運會,2021年世乒賽也即將在美國休斯敦舉行,對于即將舉辦的世乒賽,你有何期待?


瓦爾德內爾:我也看了許多東京奧運會的比賽,它們都很精彩,也很有趣,甚至馬龍都必須非常努力地比賽才能贏得冠軍,這也說明了,對于乒乓球運動員而言,奧運會一直是最重大的比賽之一。從近期比賽來看,目前的乒乓球還是處在一個很好的發展局面。乒乓球的競技水平一直在不斷提高,如今我們也在努力提升乒乓球的世界地位。


即將舉行的世乒賽也將是一場艱難的比賽,雖然中國隊總是獲勝,但其他國家隊伍的水平也在提高,從東京奧運會也能看出來,出現一些比分相近的比賽,未來的比賽結果還是讓我們拭目以待。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姚遠

編輯 白爽 校對 李立軍